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凯史基金会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keshe 凯史 活动
查看: 3330|回复: 3

第一次SKYPE医疗教学 Public Health Workshop1

[复制链接]

251

主题

387

帖子

207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077
QQ
发表于 2014-9-20 13:01: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次SKYPP网络医疗教学 Public Health Workshop1(英文)
————————————————————————————————
日期 DATE:2013-12-16 Dec. 16th 2013
有无字幕subtitle:无中英字幕 no sub                    
持续时间 time duration:4小时14分(254分钟)254mins
下载 DOWLOAD:点我下载

————————————————————————————————
以下为视频文本译文

文章来源——————————————————————————————
口译:漫步环宇
录音:漫步环宇
打字:KESHE_HUMAN、水莲、一心、彼岸花、梦中真人、SNIPER、JACK_BAUCER、北京—光使、VAO
统合:KESHE_HUMAN
(欢迎学习爱好者传阅,若转载请注明来源不要断章取义,尊重你所看到信息的完整性)
(文中有听不清的地方,欢迎广大英语能力强的爱好者根据原视频的标注时间提供补充译文,会随时更新)
————————————————————————————————————————————————
(二维码阅读)
————————————————————————————————————————————————————
00:00:00开始

(现场画面)

ELIYA:凯史先生是我们这一次网络教学的专家。所以凯史先生,你是不是需要来给大家说几句话呢?

某人:艾丽娅,可不可等一下?现在是不是我们已经在实施的这个交流当中?

ELIYA嗯,是的,已经在实时交流当中了,我们现在开始正式的教学,我们先从凯史先生开始之后,我建议每一个人都上来说几句话。

KESHE:大家好,大家好。我们是不是由你也在线吗?德克还没有上线,你现在在线吗?

是的,都在线。阿门,大家好?

KESHE好的,我们现在开始,首先要非常感谢艾丽娅,那么你在组织这一次,第一次的医疗教学的过程当中做了很多的工作,这样以后你可能要经常做很多这方面的工作。

ELIYA那我希望如此。

ELIYA好的,那么我希望能做的是,是否我们可以开始,那么怎么开始来提一些问题,然后我们就可以开始,和以前一样,同样的方式来进行。那么你现在可以上来提出问题,然后提出我们要讨论的主题。好的,那我想说的就是甘斯和这个人体的整个的结构,我想最好就是来解释一下,甘斯它到底是什么含义,以及你是如何来理解这个甘斯在人体当中的这个作用。好的,那么首先第一个问题就是是否你已经阅读了我们所写的论文?就是有关二氧化碳的制造和在固体状态下吸收二氧化碳的这篇论文。那么,这其中也是首次我们可以转换、并可以展示不同的材料的状态。那么在目前来说我们已经习惯于三到四种的物质。我们经常谈到的,比如说,固体、液体和气体,那么我们在目前,我们考虑到说等离只是另外一种的物质,但实际上这是错误的,因为没有这个东西。


如果你认为物体它实际上已经是由至少两种等离子体的组合构成的,所以为什么等离体为什么还会被考虑成为另外一种物质的形态或者状态呢?我无法理解这个问题。那么其实是由等离子体的质子和电子的等离子体构成的,我觉得它们是没有关系的。那么这些固态、液态,它们实际上都是环境的一种的状态。这个意思就是说,如果你改变了它的环境,这个个体它就会显示出自己的不同的一些观察表现,液体到气体,从固体到液体,如果你增加它的压力或者增加它的温度,那么你会从一种状态到另外一种状态。比如说从液体到固体,或者从液体到气体,或者反过来。如果你增加或降低其中的一些参数在环境当中。那么甘斯的状态它是一种新的状态,说是你可以保留这种温度和压力。是同样的,但是那你可以改变它的磁引力场,个体的磁引力场,这是我们之前一直没有了解的。那么整个的物理界的一个情况就是我们总是认为我们周围的这些事情,还有在我们的物理的可以触摸的,这样的一个存在,所以我们从来没有认识到同样的一种个体,现在我们已经理解了它的结构。


它具有等离体的结构,它可以拥有不同的强度和变形,强度上。而且它可以导致一种实体显示它自己做为三个物质的状态,就是气体、液体或者是固体。但是所有的这些改变,磁引力场它本身就是或者它的环境。当我们去观察这种新的现象,这种磁力场的强度的改变,那么我们就会创造出或者说我们可以遇到这种实体或者我们称之为结构。在这其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些实体连接并且表现出尽管它看上去像我们所知道的那种元素,但是它的表现却是完全不同的。所以意味着这种材料它即使看上去并且表现出,比如说像是氧气,但是你可以在室温的情况下得到固态的氧气,这是因为你没有改变它的温度和压力,但是你却改变了它的磁引力场,就是环境的磁引力场或者它本身,改变了这个场底的强度的话。这就是在很多程度上人们一直都在探索的这个超导体。如果你改变了它的特性或者它的强度的话,最好的一个绝缘体就有这样的一些表现。那么同样的材料,就像超导体或者说你能够预想到的就是具有不同结构的任何东西,在不同的语言中我们选择不同的词汇来表达同样的一个东西,但是我们现在把它称为不同类型的的纳米结构。听到一些回声,你们好,谁在说话?我现在这边有一些回音,我能听到自己在说话,应该是有人把麦克打开了。


那就是我们所说的甘斯,所以我们所做几年前,我们设置、来制造这样的一种条件,那么在这种情况当中你可以改变它的元素的一些特性,通过改变它的环境的磁引力场或者是它本身的场体,我三十年前就曾经写过,这种材料可以被制造出来,它花费了我们大约,实际上是很多实验来展示这种材料可以被制造出来,那么它实际上也被制造出来了,而且以不同的结构被制造出来。然后我们制造出,就是把它作为可以吸收气体的这样一种形式,然后使它转换成固态形式或者说转换成一种可见、可触摸的一种形式,虽然我们看不到二氧化碳,但是如果我们可以把它转换的话,我又听到回声了,如果我们能够制造出一种状态,那它这种材料就可以或者这种元素可以拥有一个它所需要的一种条件,那么这样的话,这些气体就会以固态的形式展现出来或者说以一种可见的个体表现出来。这些个体,就是我们第一次看到的,它并没有正常物质的一个特性。就像我们看的比如说固体、气体和液体,那么它的表现形式就是不同的,而且它的感觉就是不同的,它的特点也是完全不同的,和同样的材料比较起来的话。然后,它实际上是一种理解的一个立场,并且来解释你将如何来做到。


在很多程度上,如果说它的这个环境是正确的话,那么你制造出的这样一些材料,你需要去制造出它的这样一个状态,所以我就制造出了这种状态,这种状态类似像二氧化碳气体,以那种气体的形式转换成二氧化碳以一种可以触摸到的这样一种状态,这种物质最终就会完全不同的形式表现出来, 这样的话CO2就成为在室温状态下和压力下的固态的状态,它实际上就是一种完全不同的一种形态。首先它并不会粘在一起,就像我们所习惯的这种固态或者液态所表现的那样,那这种材料就是我们所称的甘斯的这种材料,它实际上非常类似于小的球体,



像小球一样,那么它会相互的滑动或者滚动,没有办法连在一起,可以制造出一个状态,那么在这过程中通过改变它的环境比如说它周围的这个湿度,来像这个果冻一样的这种表现,然后看上去就像固态那样,但实际上它并不会像物体的这个球那样表现,不是那样表现的,所以无论你放了多长时间,它都是那样。比如我们现在手里有这样一种材料的样品,已经大约有五、六年的时间了,可能还差几个月就到了,但是它们一直都看上去像果冻那种感觉一样,非常类似于像这种相互滚动的那种材料。它并不是那种固体的材料,我一直没有把它实现到那样的一种状态,只是把它实现那样一种固体的状态,因为现在应该就是可以实现。比如说像电子的连接这样一种运动,就是电子的运动,当电流通过铜线的时候,那么能量它实际上是通过这个物理的振动进行的,当它有物理的运动的话,就会出现能量的损失和时间的差异,这些甘斯由于它们的连接是以神经的磁引力场的形态表现出来,因为它们实际上并不像固体那样连接在一起,但是他们之间又相互拼凑靠在一起,这样的话,同样的电流它会通过磁场去穿过,而不会是震荡的方式穿过。所以说,能量的传输或者说信息的传输实际上是即时的,这个就是我们所说的超导性,以这个方式来表现。


然后,你会看到实际上,(停顿下说:在我的背景当中有吹风的声音,现在小一些了)那么现在你可以看到它会有完全不同的表现和同样的材料比较起来,或者说和我们所知道的同样的固体材料比较的话。两种材料的区别就是:比如说如果你有固态的二氧化碳或者说固态的铜,你想在上面去传输信息,就像电子的传输,那么通过这种振荡的振动的传输,这种它实际上是物理的形式,物理上的传输,所以它有一种电子的物理形态的运动。而这种甘斯呢,或者我们所说的超级的超导体啦,因为我们之前没有这种材料。由于它们的这种相互作用是处于这种磁引力场的状态上的,所以一切都是即时传输的,所以它才被称为超级的超导体,它们的表现就是当你在一端去碰触它的话,那么它的另外一端马上就会有反应,那么当你理解了这种材料的行为话,就是我们称为的甘斯或者你把它称为的超级超导体的话。在常温常压下,它实际可以给我们解释很多这种神秘的秘密,因为很多人都在谈论有关,比如说研发超导体已经研发很多年了。他们认为以正常的方式是没有办法完成的,但实际上现在我们就是以这种正常方式去实现,那么现在你可以试图去解释:在正常的大气环境下,这一切都是可能的,然后我们来谈一下人体结构的这个问题,我一直以为我们的人体它实际上就像是一个星体一样,所以在星系当中,我们看到星体或者行星它们之间的相互作用,那么这些个体,这些实体或者说这些不同的星体或者星系,它们并不会以这种电子振荡的方式去运行,然后以不同的频率来进行。它们实际上在相互连接的,以磁引力场的方式来连接的。所以呢,你会注意到为什么我最近也解释过这种事情,在我们之前写的这个论文当中解释过,就是说这种所谓的光束就是爱因斯坦他所提到的这种光束,实际上他的这个说法是一派胡言。



在很多程度上来说,它是表现了它的一种物理的形态的,所以说这个星体它的光可以被观察到、并且可以被探测到,它实际上就是可以在另外一个星体当中即时的观测、探测到,因为它们之间的连接是在这种甘斯的状态下,它们之间的连接是一种电磁场方式的连接,并不是这个物质的状态。所以你会发现我们所说的要花几千光年才能到一个行星上的这种说法呢。如果你能够制造出它的这个特定的磁引力场,就是这个星体或者说在你这里,然后制造出相对于那个星体的磁引力场,那么你就可以即刻的到达那个星体上面去。那么这些所谓的需要花上千光年才能到的这样一个距离,实际上都是在胡说八道。实际上因为它只是我们的一个理念,就是我们现在的一个认知的程度。比如说,他们说这个光的速度是最大的速度,光速实际上是在物质层面上是最大的或者说最快的速度,那么在它超越了这个物质的层面,到了这个磁引力场当然就不是最快的了,所以现在你将这些旧的这些认知放在新的这些领域那是一定不会有正确的结果的,相当于你这种旧的认知放到我们的人体当中来,那么人体它实际上就像是一个非常美妙的香肠,在它的中部有空洞,在它中间有这个空洞。然后两边一边有口,另一边有肛门。


那么,其它的这些部分,都是相当于整个星系的一部分。然后你可以将这个手;手臂;腿,还可以把这个肝,或者是这个肾,都放在里面。这些,实际上都是处于一种非常美妙的,真空状态当中的。在整个人这个皮肤之下,然后等你到了这种状态之后,那么相当于我们的太阳,就是离太阳最近的这个地方。到这实际上并不需要几千年的时间。就是说不会有几千光年的距离。或者几万光年的距离,不是这样的。由于磁引力场的作用,它们的这种连结实际上是持续的,永久的。现在我们可以来假设说,我们的一个星体,是在我们的一个大拇脚趾上,然后另外一个星体在我们的头上。那么,只要你去碰它,就比如说碰你的脚趾,那么你的大脑立刻就会有一个反应能感受到,它是即刻的。因为它们之间的这种沟通,通讯,都是以甘斯的形态来完成的。所以说这里面没有任何需要对信息的转换。就好像是电子那样,那么实际上这信息的传输以电磁场的方式实现的,作为这个磁引力场的方式转变传输的。这样的话,你就会进一步理解为什么我们并不需要去在我们不同的位置都需要神经系统。就是我们身体当中的每一个细胞上为什么都需要神经?因为呢,在我们身体当中的每一种材料,它的表现都是像一种电子,或者说像是一种,实际上就是像这种甘斯的元素来表现的。它实际上就可以即刻的来传输这些信息。通过这个神经系统这种传输的速度会超过光速。那么神经系统本身实际上是一种材料。具有水晶结构导向的一种材料。这些甘斯它们以同样的方式来表现。主要取决于它们如何来对自己进行定位,让这个信息在它们的上面以某种方式传递的话。因为它们以某种方式连接在一起。那么它们实际上也会像具有超导体的这种表现,如果你把这些信息沿着它们传递的话。它实际上会非常快的这种速度传递下去。但是如果你以把这些信息穿过它们的话,



它们也会出现这种绝缘这样的情况。那么实际上就是说在传输信息和能量的时候,都会出现一个被绝缘被阻止的情况。那么为了来展示这样的一个特点,我们可以在一个实验当中来观察到,或者说在一些展示当中来表现这个特点。我经常会用这个二氧化碳来展示它。我也会用CH4,就是甲烷,它的甘斯来表现它。一个是绿色的,一个是白色的。如果你有两个固体的话,它们不会混合在一起。如果你有两种液体的话,它们会从颜色上混合在一起,如果你有一种气体,那么它有不同颜色的气体。你会看到它们的混合体,会成为两种颜色的一个混合。那么对于这种甘斯它们从来都不会混合在一起,无论我怎么来做,包括把它们混合在一起去摇动它。只要你一停下来,它就不同颜色的这个球体会聚集在一起,但它们是分离状态的。你没有办法把它们混合在一起。 所以它实际上就展示出了这种结构的磁引力场的结构。那么也就是说,它们都会根据自己的磁引力场强度来相互的匹配。那么这样的话,你就会理解:这些在我们的这个组织当中的这些纤维有不同的强度的。如何创造出来的。而且为什么有的会成为肝脏,有的会成为大脑的结构,而且有的在大脑结构当中,我们会看不到任何的一个连结。但是我们却可以看到,不同这个甘斯的聚合。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看不到在其中没有这个电线连线的原因。因为大脑当中的一部分信息,会自动的与另外一部分信息所接触。它们之间的这种通讯是自动的。它不需要任何的这种所谓的连线。它不需要这种所谓的线的连结,它只需要磁引力场的一个连结。还有它在这个在这些方向上的旋转。所以现在我们理解了,这个大脑是如何工作的。为什么其中没有这些线;线路。整个大脑它的一个结构,它实际上就是以甘斯状态存在的。


拥有一小碗类似于这样一小碗这样多的这些材料。它实际上是这个质子结构的一种组合,或者说是电子;或者说是电子和质子,它的这样一种组合。相当于氨基酸的这个质子;电子,它的组合。或者说是人体构成的最基本的这个构件。在宇宙当中的这个地方,这个位置,在地球上的一个所要组合的位置,实际上就是:在这个地球上能有什么?我们并没有从另外的一个星球上来到这里。没有人用这个星际飞船将我们送到这里。然后他们就离开了。就是说他们来到这里,然后给我们介绍了引进了一些新的东西之后,然后他们就离开了,没有这样的事情。每一种环境都会制造出它的创造物。在地球上这种创造物,它实际上是我们地球上可以有的这些元素的一个组合。然后和我们所称的,这种最基本的氨基酸,或者说是"糖"。由于它们所处于的这种状态。你需要去观察的就是这个碳,它是最重要的一个成分,在我们这个星球上。而这个氢气;氧气,还有氮气。然后你就会理解。它们的这些元素,它的这些气体,是如何聚合在一起的?它们是处于什么样的状态下将它们汇聚在一起的。那么是什么时候,它们花多长时间把这些气体给它汇聚在了一起呢?所有的动物,所有不同的植物,它们并不是在地球的所有地方都会被制造出来的。那么在这个地球上,什么时候会出现的这些动物和植物呢?



实际上是在某些地方,它被制造出了某种状态。在这里呢,它的环境就有一种正确的状态。或者说,比如说:它最先有氢气和氧气,这两个首先汇集在一起,然后就会合成水或者说液体的一个状态。但并不是完全是水。因为它的这种液体性或者说它的这种可以观察到的,触摸到的这种属性,它的这种氨基酸的连结呢,它实际上就是氧气和氢气之间的一个连结。在这里边氧气它是一个星体,因为它会把所有的东西汇聚在一起。然后,随着时间的消逝,它的环境也会发生改变,在同样的这个区域,无论是什么原因。这样的话,它就可以向它自己这里吸收到这个碳,或者说氧气它把CH连结在了一起。它们之前就已经建立起了这个连结。然后,这个环境就达到了一种可以吸收大气当中的主要元素;主要成份的这样一个状态。所有氮气。这样的话,整个的一个组合就这样就设置好了,在整个的这个环境当中。就可以把所有这些元素转换成甘斯之后,就是我们的这个生命就以这样的一种方式开始了。这种方式会在宇宙的任何地方不断的重复。你不需要氮气,氢气,还有碳,或者氧气来开始形成这种相互作用。然后成为甘斯,成为通讯的这种超导性,作为一个单独的分子或单独的一个实体才能开始生命,当你把这些给连接在一起的时候,它们就开始相互的通讯连接。这样的话,我们第一次理解它们的物理性的一个结构,相对于化学和生物学,就是说物质是如何成为生命的或者成为生物的,无论你把它说成是植物或人类或小狗都无所谓了。所以现在你需要理解的就是由于什么原因,才产生了这一切,你需要一个源头中心把这一切给它聚集在一起,就是说需要一个能够把这一切给它聚集在一起的东西。在人体当中的氨基酸这个物质,它把一切给聚集在一起的是氧气,因为这旨最重的也是最大的。


太阳它会控制它周围所有比较弱的行星,所以你需要一个焦点,也就是说你需要一个地方可以把所有的东西掌控在一起的这样一个焦点。你现在有了这个氧气,它就可以处于整个磁引力场的中心的地方,它相当于一个开关,能够把所有的氨基酸的成为或元素给聚集在一起,但是是一种甘斯的状态聚在一起的,然后你需要一种元素,它是能量的释放者,能量的释放者是什么呢?它是一种确认可以从其他的物质上接收到能量,是最轻最快的一个。它就可以去运行,然后和其他的元素可以快速的,在这种甘斯的状态下建立起连接。所以你就已经有了这个能量的释放者,就是说它可以很快的去从中获取到一部分的能量或交换到一部分能量,因为那时你在里面这没有过多的元素,那么它就是氢气。然后你需要一种通讯线,在这个单元和另外的一个单元之间有这种通讯的连线,以一种有秩序的而且是持续不断的,你需要一种很稳定的这种东西,它可以实现这种通讯。叫做连接。做为一种可以展现出来的这样一种形式,就相当于将所有的元素和它的邻近的这些元素有一种连接的这样的作用。那就是通讯的线路,这些就交给了碳,碳是以磁引力场的场体的结构存在的。然后你需要的就是有人他能够带来能量或者说额外的磁引力场,当你需要时,来允许氢气能够去释放或吸收能量,这样它可以即刻地被得到使用,和碳来结合在一起发生作用。然后这就相当于来到了我们所说的氮气的元素上,氮气它是一个诱发器,氮气当它接收到来自环境当中的某些信息时,它的周边信息,释放出一些极紫外光,它就会发生一些反应,它的反应就是去释放出一些极紫外,在这样一种状态下,它的这种震动也是在释放能量,它允许氢气它来释放能量,



然后它就会允许碳去作为一个传输者,相当于用碳把这些能量传输到它的邻近的元素上,或者说更远的地方,这样你就会理解,在宇宙中的任何地方的生命的结构就都是可以重现的,重复的了,所以说生命它并不是我们这个星球上唯一的一种存在,如果你有了一个适当的条件,你就会明白,为什么会是这样,这样我们就回到了最初的时间,就是这些条件是如何被创造出来的。我们会看到,它需要什么样的条件,让碳和氢相互连接或者碳和氧气如何连接,然后你就会明白,在通讯中,所以它实际上是一种单独的实体,在这样一个位置上,这种超导性是如何或者说甘斯它就会成为完全不同的一种参与者,所以它们实际上,相互沟通并且是在同样的一个水平上保持住同样的一种水平,然后你就会理解为什么我们的身体,如果你去碰触你的肌肉的话,有点像是那种果冻的非常柔软的那种感觉,它实际上并不是固态的,即使是骨头它尽管看上去像是固体的,但实际上它是在物质的状态和甘斯的状态,它是一种已经变化的状态,它是两种状态的混合。这个骨头的钙是唯一的一个,由于它的磁引力场的场体它表现的是完全不同的,在它的结构上,作为甘斯或物质,所以你所看到的造物,你所看到的被称为的甘斯的东西,你所看到的就是你如何来去把它组合成什么样的一个强度或组成什么样的一个团相互作用,这些甘斯我们把它称为分子或者氨基酸,或者一组给它混合在一起达到一个什么样的柔软的程度,或者形成什么样的一个组合,什么样结构的形式的组合,它们相互作用的方式,结合其他的一些元素它们进行的这种相互的组合,


无论是铜或锌或其他一些比较重的磁引力场的这些元素。然后它就会决定结合来自身体中的不同的控制系统的信息,比如说你将会有一个肌肉的纤维组织,如果你有筋腱的纤维,如果说你的淋巴在整个身体中以液态形式存在,它是怎么以这种液态形式存在,为什么说血液会以液态存在呢?即使它是甘斯,然后可以流经整个身体,然后你就会明白我们的大脑它会分成两个部分,这些都是我们后面会详细来讲解的内部,但是随着我研究的深入,我会看到更多相关的现象,所有这一切,它就会改变整个生物界的认知还有他们对人体的物理结构的认知,能够理解整体人体的运行,相对于我们作为人的最初时候的情况,作为一个实体而不是作为人,就是它最初时作为一个超导体在这些元素之间的甘斯之间,实际上就是我们所称的大脑的情感这一部分,这一部分情感这部分大脑,我们也把它称为大脑的内部的大脑,如果你去观察它的结构的话,它和大脑的其他部分拥有不同的结构,它实际上就是我们最初做为一个人所存在的这样一个状态,但是这一部分也是需要进入的,也就是说它需要对它有一种要求以便使它能够变得更加的活跃,这样的话,它可以去接收或者从环境当中来为自己提供养分或能量。在地球上,现在它是在物质中的甘斯,所以随着时间的流逝,在几十亿年的时间当中,至少这些事情它会在内部不断的发展起来,它至少会试图找到有人能够去将它旋转(动动)它,或者它能够达到这样一种状态,能够使它自己作为一个实体,这是我所称的大脑的情感部分,然后允许它自己变成一种类似像手机通讯的这样一个装置,也就是说可以使它自己能够持续不断的获取到不同地区的能量。

(第一次翻译截止00:35:07)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如果你去观察它的内部它和人体的具体的物理行动没有太大的关联,而外部和主要的部分有联系,我们把它成为水蛭(般的部分),主要的部分它建立起来有点类似像手机无线电一样的关系,然后它建立起了物理的这部分,就相当于它负责我们身体的具体的这些形态的这部分,包括腿包括身体的手臂和腿等部件,使得我们的手臂能够够到东西,创建了人的腿以便于我们能够行走。如果是鱼的话就不需要,所以对人类进化就提出了一个疑问,所以我们就对这个问题需要从另外一个角度观察,然后其中一个为另外一个提供养分营养,大脑就是情感的大脑,它就允许它本身或者这个过程,或者技术被它的物理的身体所使用,而作为一个补偿,它的身体转移能量或者它运行时能够让我们能到处去行走。去捕食,去狩猎动物,呼吸这些氧气,以便于能够保持情感的大脑的正常运作。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看到大脑顶部这一部分运行时,由于身患癌症他的大脑上一部分被切除掉了。比如身患癌症而看上去有些消弱,处于一种病态的状态,然后这个人还存活着,(36:34听不清是否还有情感?)但是它却已经整个失去了他的整个物理形态的某些具体行为,也就是他还有情感,但是失去里物理形态的行为,人类的大脑最初一部分就是情感,这也其中一部分是和我们所说的灵魂连接起来,而另一部分也被制造出来,就是和我们平行宇宙的物理部分连接起来。所以实际上就你可以把如果你切割身体的某一部分,手或者腿,情感这部分还可以正常运行没有问题,但你仍然还是一个实体。所以它仍然还可以带动整个身体,可能在将来的时候,你想把某人送到某个地方的话,你可以直接把那个人的情感部分直接给打包然后发送到某个地方,然后他可以在那个新的地方的需要然后制作出新的需要制造出手臂和腿脚,但是现在讲这些技术有点太超前了。我想它是可能的,现在我们实际上要观察人体的另外的一个结构,就是关于人体的另外一个结构。大部分的医生,类似像Eliya这样的医生或者科学界就说人类身体有自己的大脑,比如说我们的胃它就有自己的大脑,这是正确的,因为实际上发生的就是在漫长的发展过程当中,信息的传递从物理身体到我们的情感这一部分听起来应该是正确的,就是有情感这部分和身体的物理形态部分有一个连接,它没有办法能够携带身体当中的所有信息到大脑中。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比如你有一个胃或者有肾脏这些含有信息的身体,将会表现出聚集起它们的一个功能,会聚集在一起在位置上,它们为什么会在那个位置上呢?所有这些都是因为需要一个控制系统,因为他们所携带的信息量就是每一天的任务,比如举个例子,我们的肾脏上的腺体,需要取出一个什么样的材料,然后它要在我们身体不同的部位有多少的存量,身体当中不同的部分每天都需要多少的供给,实际上这些都非常类似大脑的功能,实际上就是一个控制的功能。那么腺体实际上就是一个控制系统,所以真正发生的就是在过去的上亿年当中,就相当于大脑开始出现了分裂后,这样就可以允许在身体各个不同的部位来行使大脑的功能,就相当于的大脑分裂后的一部分,位于身体中需要它的地方就会出现它,这样一来,它就并不需要过多的信息都要通过大脑的脊柱来传递,如果你是学医的人你就需要理解。我想通过这些网络教学之后你应该会更清楚的理解这方面的内容或者知识,其实腺体它实际上就是大脑的一部分,但是它处于不同的位置上来行使局部区域上的功能。就像说如果你有不同的地方政府,地方政府行事并不需要把所有的问题都汇报给总统或主席,也有自己的医院,在不同的地区你有自己的血液,也就是说你可以对当地的事情自己来进行处理决策,所以腺体有大脑上一部分的功能,也具有大脑一部分的结构,如果说这些大脑没有被分配到不同的位置的话,那么它们所携带的信息量,比如说去处理肾脏的这些信息,这样就会给大脑的交通流量带来过大的通讯量,通讯会造成拥挤,这样人就会处于过渡紧张的状态,因为它的大脑始终处于高度运转之中。所以这也我们需要理解的地方,就是所有腺体都是控制系统,它也是大脑的一部分,现在你就会明白,这样整个生物界就会有一个彻底的改变了。然后你就会明白,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会有这些腺体,为什么我们会有胸腺,我们在肾脏上会有一个腺体,为什么我们会有不同名字的腺体,比如说胰脏,还有甲状旁腺,还有甲状腺等等。 所有这一切它们都是控制室,都是大脑的一部分,都给它们不同的位置上付于责任,然后你就要明白它们为什么会处于它们现在的位置呢?为什么你的胸腺会在你胃部的这个区域呢?只在你的心脏上方,为什么你的甲状腺在你的喉部的下面,为什么在肾脏上有腺上,为什么会在不同的部位有不同的腺体,你会发现在你的腿上找不到任何腺体,手臂上也找不到,因为它们被分配它们所服务的社区,所需要的部分去处理它们所要做的事。这就像你居住在你国家的一个区域,很容易在那个地方钓到鱼,离你养鱼的地方很近。但是这并不是你自己吃这些的鱼,你抓到鱼,但是国家其它的地方的人没有吃到这种鱼,你就想把这个鱼运输想吃这个鱼的地方。但是那些地区的人不想吃这个鱼,你的鱼最后就卖不出去。比如在另外一个地方,那个地方的人只在周5才能吃鱼,所以你只能在那个时刻发过去,周一不吃。所以尽管它们都分离开了,都有自己的需要和习惯。所以大脑这一部分和其它部分,通过腺体,把其它的部分作为一个统一的连接。那么一个最简单的方式来观察人体的结构,你就站在外面看它需要什么,其实人体是一个非常简单的系统,之所能变得复杂是那些科学家和医生自己的搞的。人体是一个运输机场,你有一个运行室,相当于一个运行室,就相当于控制室,就像我们的大脑。还有一个系统就是能够输入你所需要的东西,这就是你的手和腿,然后你还有一个消化系统,就是你的肠胃。就是进入你的身体当中的东西要煮熟一下才能消化,实际上就相当于你要先去买一个土豆来煮一下才能吃,不能生吃。那个这个锅就是你的胃和肚子,煮完之后你还要把它给混合一下,把这些做好炖好的东西混合在一起,这样就有一个好的胃口和组合。然后就可以消化它吸收它,然后这样就进入你的大肠当中了,在这个地方就把不需要的给直接排泄出去。所以这样你就有一个厨房系统,把一些存储的部分,它包括你的肝脏还有其他的部件这些系统,可以转移你从这些煮熟的食物中它所拥有的能量。这就是你的淋巴所做的事情,同时你还需要一个清理的系统,就像污水清理系统可以起到清理作用,就是你的血液系统。很多人认为血液是提供氧份的系统,其实血液系统是一个清理排污的系统,据我多年观察的结论,我认为它是正确的。这是为什么血液会流遍全身,然后把人们身体不需要的地方都清理掉的原因,这里面有2个原因,血液是清洁剂,是为了让身体不发炎或者出现一些故障,我们要把氧气输入到那地方,这也是为什么血液中会发现有很高的含氧量的一个原因,因为它会使得它处于有氧的状态,这样会含有大量的能量在里面。这样这些部件会有足够的时间来正常运作,或者出现问题可以有足够时间把它更换掉。所以同时来说氧气在身体当中能够到处去运行,处理能量在身体的各个部分,这样你就明白为什么能量可以如此简单的传输到人体的不同位置了。实际上是通过在血液中的甘斯状态的氧气传输到身体的其它部分。所以从实际角度来说你应该明白它的运行,因为你会明白实际整个输是非常简单的,因为实际上一切状态都是在GANS状态运行的而不是物质的状态。你会明白这些不同GANS是如何传递到身体的不同的位置上,然后实现这种固化,然后成为固体。在它的强度点上,这样你就明白为什么肝脏有不同的结构,它尽管具有相同的蛋白质结构,但是一旦它到了肝脏它就会形成肝脏的结构,因为它要和腺体有一个结合,腺体本身对它有一个控制,它和大脑有一个结合,那么它是具体物理部分的一个控制系统。那么这些蛋白质在这些不同区域中就改变了他们的特征,就组合成肝脏了,这样你就明白整个的免疫系统,以及对整个免疫系统的控制,你会明白为什么有淋巴,会有血液了。实际上就这样就给我们指明了完全不同方向,





和我们现在所教育是完全不同的,就是和现在学的人体物理结构不同,还有生物学是不同的。现今的生物学一直是处于物质的层面来理解学习的,而现在我们学的生物学是处于GANS状态的是元素的磁引力场这样一种状态,元素的磁引力场在人体的星际系统一样处于这样一种状态。这样你就会明白为什么我们的大脑会在它现在所处于的位置,为什么你的脏体会在那里,为什么你肝脏不会出现在你的大脑的上方,也会明白为什么你的大脑不会出现在你的脚趾的地方,实际上就一切都有它自己具体的位置,这个位置上都有自己的磁引力场的场体强度,然后你会明白为什么神径系统为什么处理这种方式来运行,如果你能这样理解,那么我们的生物学就是一个美好的游戏场。所以能更好的来理解。如果你现在给我一个人体,我现在会以同样的方式来对待它,如你给我送一个外星人身体,我也会用同样的方式来看待它,    如果你送来一只狗的身体,我都会如此一样观察它,一旦你能理解了甘斯的原理的运作,你就不需要再去看它具体物理形态的物质了。这样你在处理这些事情会以一种更简单的方式来处理。还有一些部分人类还没有理解的地方,就是在于到目前我们还没有理解的就是,我们现在要去食用这些材料,比如一个新鲜的牛肉,还有一个些小麦的种子,我们看到的都是它们具体的物理形态,我们的身体比较习惯的东西,还有我们的胃部和胃部附近的这些东西,这些实际上都是这个部分的中转区,是用来转换磁引力场,从物质状态转换成GANS,之后物质就作为GANS就进入到人体,进入到淋巴,这也是为什么淋巴为什么它看上去是透明的。淋巴的形状看上去像液体一样。就像我最初所说的那样,这个状态被创造出来,氧气和氢气改变了它们的特征,变成了GANS。或者从水变成一种超导体,然后它就会有不同的特性了,那么人体的胃部,还有大肠,还有人体的肚子附近的这些脏器实际上都不仅仅是为了消化的目的,实际上是为了把物质状态改变成 GANS的状态以便于可以进入到人体当中。可以进入到人体的结构当中。这样你就明白为什么有淋巴结,它为什么会在那里,它们是如何工作的,这样你就发现整个的医学界都发生改变了,整个物理学界和化学界都随之改变了。所以你只需要以学习观察的方式来重新来定义一下这些词汇,不同的酸(ACID?ASSETS?),不同类型的酶都会在人体的不同部位出现,会在大肠出现,这些位置并不仅仅是起到软化材料的目的,在哪里实际上是为了创造一个环境,以便于物质转换成GANS,然后就可以被人体这整个的香肠的肠壁所接受,就想我说的那样,人体整个就像一个非常美妙的香肠,中间有它的空洞,就是你的胃,还有酶等等的这些东西,你会看到铜穿过这里,因为我看到钙穿过人体的内壁。物质是能通过GANS的方式来传递自己的,我们也看不到钙元穿过人体的,或者转化自己的,这样你就会以不同的试方式来看待它。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来观察物质这样转化的一个方式。





唯一的一个问题就是很多人都会,怎么能够直接从天文学进入到宇宙学,又到医学,最后又到能量学?实际上这些都是非常简单,因为到目前为止我们所学的都是处于物质的层面上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会遇到这么多的阻碍的原因,我们把它称为物理学的单一的区域(00:50:20听不清)但是在称你把它称之为物理学之前,你要往下走一步,到最初的起点发展起来的,也就是生命的个体创造,在宇宙中的任何地方,都是来自2个磁场的相互作用,他们接近于相同的磁场强度,这样两个磁场的相互作用。如果两个磁场处于相互吸收的情况,磁场它本身作为一个实体需要做2件事,它要有一个出口和入口,它要么排斥,要么吸引,所以这种排斥吸引就会制造磁场的引力场,所以物理学的起源实际上就从这里开始,它是从场体开始的。如果你把2个相近相类似的磁场放在一起的话,因为他们有类似的磁场强度的集合,他们会相互作用,我们称它为等离子体,当两个场体相互作用你就会得到一个原子,这就是你怎么得到氢气,这个时候你就会有了一个实体。那么原子并不是仅仅在那儿,原子对我来说,它有2个等离子体在那儿,它们要相互做些事情,它们相互尊重各自的实体的一个存在,所以它也需要去尊重它们之间的这样一个相互距离, 根据自己的场体量和它的强度。这时你把它称为质子和电子。然后你再把这些所有的组合形成的实体的量组合在一起,你可以把它称比如黄金,铀,或锌,这样我们有一个更大的房子,然后把这个比较大的房子放在另外一个房子旁边,然后它就会成为一个固体,然后我们就会把它称为黄金的固体,但是你去深究它的根源或者去研究它的话。你会发现它仍然还是一个不同材质的磁引力场、材料的组合。如果你在太空中,要制造蛋白质的话,你不需要再去找一头牛了,你需要找一个磁引力场的能量团。它就会有蛋白质的氨基酸的磁引力场强度,然后你就会发现整个宇宙充满了场体,你如何能够把所有这些场体聚合在一起呢?实际上就是你能够获得所需要的这些量的蛋白质了,就是你可以获取多少量的蛋白质了。实际上同样的事情也会出现在材料的结构上,在太空中你所带去的是这种场体的强度,把它们做为一个团汇聚在一起。然后你允许它实现一种逆转,就是从GANS态,或者从能量态转变成物质状态,这样就非常简单了。然后你就会有黄金了,你可以把它转成你需要的铜或者是铝,用这些材料在宇宙当中制造出新的建筑结构。在最新的太空科技当中,我们并不需要携带任何的材料,我们需要在今后的这几年当中来学习,如何把场体转换成这些材料。就像在宇宙一直进行的方式那样。如果你去观察太阳它去向外释放磁引力场作为一个场体,





那么当场体慢慢的减慢速度之后最终就会变成太空中的尘埃,我们会把称之为成为太阳系的尘埃,如果你去观察这些太阳系的尘埃的话,如果你去观察太阳表面你会发现它表面并没有沙粒存在,但是这些场体减少场强之后,就会改变磁引力场的一个区域,就会变成类似人体的结构不同的事情,看上去像尘埃看上去像云彩,然后那些行星根据自己的磁引力场去吸收这些尘埃到自己的身上。所以那些所谓新星和材料制造出来的说法,然后行成了那些比如说钚,铀这些元素的形成就会制造出新星的状态,实际上这样的说法都是胡说。当这些所谓的新星开始的时候,不同的能量团就会被释放出来,因为它有不同的密度,当它们改变了方向和强度的话,他们就会变成不同的,就会成为比较重的物质,这样的话你就会明白人体当中会有钙的存在,还有淋巴为什么它会自我的传播和转移,它看上去好像是铜或者锌。或者说在人体中不同的位置有不同的东西,所以人体的胃,酶,它释放不同的这些成分,它实际上就像太阳这样的一种作用。当它们到了需要它们的地方的时候,它们就会减弱它们的场体或减弱它们的强度。就这样在不同的地方就显示出来他们的环境,就显出来像铜或者锌,就在淋巴或者肌肉组织中,或者在其它部位中。所以整个造物界并不决定要什么,如果你创造它们所需要的环境,它们就会出现在那里。这也是生物学和生命最基础的地方,没有具体的物理形态就可以存在,这样你就会理解整个的过程。如果你身患肝癌的话,你就会知道应该处理它了。如果你有一个脑榴,有老年痴呆或者肌肉萎缩的话,也会有不同的方式去应对它。你就会去观察身体中的那些部分会有哪些成分的集合,以及沟通的线路是什么?你就会把这一切都给理顺了,哪里获取的过多就把它给调整,就想你在管理教师当中的学生。比如一个学生爱说话,你要控制他少说话。如果你有肌肉萎缩的患者,这是因为大脑处理过多的信息,而身体其它部分并没有办法按照它发出的信息去行使运行,所以你最好的办法是让他保持沉默不要说话,这样可以让别人也能完成各自的工作。所以你要制造一个环境让那个孩子沉默下来,这实际上就是我们在肌肉萎缩症身上看到他所发生的变化,但所有这些事都不是一蹴而就就能发生的。这都是我们经历很多年研究之后学到的。我们也在做不同的实验来理解这些事,有些人来到我们这里他们感到非常的惊叹,说我们是上帝基本上我们做到所有的事情,但是我们会始终对他们说是他们为我们支付的费用,每天让我们每天进步学习一点点,每天都在学习这些最新的知识。有的人他们可能看到我们做的一些事并没有达到他的预期,然后他们就会说这一招不好使,说这说那的说了一些事情。但实际上是他们最初来的时候他们知道这里都是处于实验的状态,因为我们也是要通过这个过程来学习的。





一但我们学到更多的知识我们就会做的更好。如果说我们做的不够多是因为我们学的还不够。现在我们特别多的来改变整个的理解,在理解GANS以及GANS在人体当中的运作这些事情,那么现在我们就发现在治疗不同的疾病时我们就看到会取得越来越多不同的成功了。   所以说它是我们所称为的这种甘斯,它是甘斯的一部分,不仅仅是甘斯的一部分,它同时还要去理解甘斯是怎么被创造出来的,甘斯如何成为人体的一部分,它是怎么在人体结构当中运行的,为什么肝脏会以这样的一种方式去运行的。为什么肝脏的甘斯会以那样的方式去运行,以及其他的一些部件它们是如何以不同的方式去运行,为什么,为什么我们会有一个促进,为什么大脑有一个核桃状的(某词)??骨髓是如何创造出来的(00:58:35两个词听不清)实际上骨髓是以一种非常简单的方式创造出来的。骨髓还有地面上的油我们把它聚集起来然后可以作为燃料去燃烧的这个油,实际上是完全一样的过程,是没有区别的,在未来的交流中我会向大家来解释这个问题,我也曾经向一些医生和科学家谈论这个问题,在过去几周中有的人他们就会理解这个事情,我们现在看到越来越的科学家和科学界人士,他们就能够通过理解整个造物的过程后就能够理解这些事情。因为这样实际上是通过帮助他们去帮助更多的患者,因为他们也开始用不同的方式来观察这些事情,实际上就也有一种非常奇怪的事情,有很多人就是我们基金会的很多志愿者。现在相当精简了一些工作来理解GANS的工作原理,我们发现志愿者中有70-80%的人都是来自医学界的这些专业人士。他们都是具有很资历的专业人士,因为不仅仅他们本身也会生病,而且他们也希望能够从这些新的方式中学习到更新的方法,来为他们的患者去治疗他们的疾病,这也是整个事情的美妙之处。因为它是非常简单的,这种科学的语言可以让普通人来理解,即使是在非洲村庄中的普通人,事实上他们比我更理解的更多一些,因为他们没有被那些具体的物理形态纠缠住。你会看到那些非洲或者印度人如何用草药或者不同材料用在医疗上,他们以一种如何简单的方式来理解这些事情。甚至在没有理解物质和GANS之间的区别之前就已经理解了这些事情。然后你就会明白我们的GANS是如何工作的。因为他们实际上已经在使用这些东西在改善他们的身体状况了。你就会明白我们的光环是如何工作的,为什么有些人会通过光环来影响你,因为gans作为我们人体身体当中的一部分,是的。之前我们也解释过人体之间磁引力场之间的相互作用。所以这些东西会有自己的球体,会有自己的一个吸收力,所以这些小的球体的集合,就是这些甘斯的磁引力场也有它们自己的磁引力场的球体,我们称为它为光环,这个光环就非常类似像太阳的一个光亮就是光线,实际上是这些小的元素形成了一个球体,所以如果你进入到另外一个空间,接近另外的一个太阳,它会影响到另外一个太阳的运行,这样就会影响到太阳的运行,当然也会影响到它内部的比如说地球,火星、或者其他星体的运行,因为这些都是太阳系当中的。
(第二次翻译截止01:01:00)





因此你可以带入你的光环或者说另外一个个体的磁引力场,无论它是一直蚂蚁还是情感的转化,仍然还是整个结构的一个部分,所以这些都会影响另外一个,为什么我们不会成为世界另外一个地方的另外一个孩子呢?来感受他的悲伤,去感受他的不快,或者他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然后你就可以给他打一通电话,因为它在出生的时候就和你有了这样一种链接,你在世界的另外一个地方有一个孩子,所以你能够感受到它的光环,所以你能够感受到两者之间的这种沟通,而这种沟通是即时的,所以我们再回来看一看太空的科技,那个时候你就会理解你如何能够制造即时的通讯线路。在你和其他的太空飞船在太空的另外一个地方,巴西的科学家(巴西科学家FRAN资料下载http://pan.baidu.com/s/1mgumX2g)正在深入的研究这方面的技术,即时通讯现在已经掌握在我们的手中,我们已经有了这项技术,我们并不需要再去等待就好像我们在看到月球登录的时候,我们还要等待几秒钟后,他们的通话才能让我们听到一些命令指令都会即刻的传到我们这里,如果有什么东西碰到了你的头或者脚趾,你都会即刻感受到。因为很多通讯都是在这种磁引力场的通讯方式上完成的,而不是处于电子在物质层面上流动完成的,所以你就会明白这种顺势疗法它们是怎么工作的,为什么会好用,然后你就会明白这种不同类型的相互作用。当你把手放在其他人的身上,你可以转移这种直接的电磁场,就是你身体的电磁场,包括它的引力场还有磁场,这是我会把它称为排斥的场,在碰触到别人的时候如果他的强度和你的强度是一样的话,他们可以吸收或者接受你的这些场体,然后你也可以感受他的改变。HELLO?你好。是的。这就是刚才为什么医生还有那些工作于场体的人,你可以接触到某些人,但是你接触不到其他人,因为每个人个体的结构都是有不同的,如果你们直接不处于同频一致的话就不好用了,所以这就是我们试图制作这种装置的原因,这种装置可以和任何血液的频率(血型?)调整到一致。在某种方式上我们研发的这种装置,如果你发现一个正在生病的外星人,你可以把他视为同样的一个人类来看待,我们也可以帮助把他的病治好,我们可以帮助来处理他的病情,我们不把这个过程称之为治疗,我们把它成为处置的过程,实际上它就是一个过程。治疗一些东西实际上你就参与到其中干涉了某些东西,试图去改变它。它是一个过程,你如果置入其中它会自动的去处理,所以当我们进入到太空当中我们就会遇到新的磁引力场强度,我们把它称为是无限的或者是类似的称呼。如果这个磁引力场和我们不相同不匹配的话,我们可以把它称之为一种改变,可以称为一种癌变或者癌症,或者说是一种灼伤,或者我们的腿损伤了,需要截掉了。所以我们立刻就能明白它所带有的场体,因为我们已经回到了造物最基础的地方,我们会相互的对比,然后来看打他会有一个什么样的吸引力,HELLO,能听到我我说话吗?
某人:是的,能听到的。





KESHE:好的。那么然后我们可以来重建它,来去看它的效应之后,我们就可以进入到这个过程然后看它能够有什么样的改变,然后看能够转换多少然后可以从中带走多少,然后这些都已经开始在我们的临床试验看到了,或者在我们的一些试验中我们看到了非常成功的迹象,如果你看到了这个过程,也就是我们所说太空技术医疗方面的应用之后,那么你需要去观察它从造物的最初这个角度来观察。然后从它的最底部着手入手,那么这也是其中的一个问题,我想即使是他们也需要在成为医师之前,他们要进行很多年的学习才能够成为医生,才能够将医学方面最基础的知识传授给你,还有这些基础之间相互的作用和关系,然后就是介绍一些,这些他们是如何成为等离子体,原子,成为物质的。然后你就可以来进行更多其他的一些学习和操作,还有进一步的就是在具体的物理形态之后呢,就是我们具体的身体,原子的实体,因为它有过多的,就像电子和质子一样去制造一个原子能量的释放,还有过多能量的相互作用,有一个需求需要另外的第五个物质,然后有一个需求就在适合它的第五个维度当中,而这个维度我们把它成为人体的灵魂的信号。所以我们现在理解为什么灵魂它为什么不需要一个具体的物理形态,因为它是由于同样的成分制作出来的,而且具有同样的平衡性,我们把它称为物理界的孪生性,每一个星体都会有一个双胞胎,这个实际上就是它的一个平衡。这也是为什么会存在电子,它实际上就是为了给质子提供平衡性,实际上并使为了自己的存在而存在在那里的,因为如果质子只是自己存在那里的话,那么它就会不断去扩张最后消失掉了,但是质子和电子它们都相互存在,都可以让相互双方存在而且可以相互作用,这就是我们所称的孪生性。那么这就是如果你去观察大脑的结构的话,它也是孪生性,如果你打开一个大脑的话,你会发现它是由两个部分组成的,因为只有一个部分是无法正常运行的,即使是情感部分它也是由2部分组成的,因为我们需要另外的一部分,这就是我们所说的这就是需要两部分才能达到它的一个平衡,如果你能理解这些最基础的知识那么你就可以看到它的一个相似性。这样的话你就不再需要任何有关宇宙学的这些知识,因为你已经在人体当中看到了这些东西,你可以在电子当中看到,然后你就会明白为什么这些星体会是这一种方式,为什么这些星体会是这样一种方式,为什么行星会是这样一种方式运行。为什么你的脚趾会是这样的形状,为什么你不会长出20个手指或者脚趾,为什么你只有5个手指或者脚趾在你现在的状态,为什么都是以5个的形式表现出来,即使手的运行就是它们的相互作用。如果你是个医生的话,如果你需要做很多的这些实际的事情你才会真正的理解,当你去和一个男人或者女人去握手的时候,这个这个握手会给你所有的信息,就是这个人的所有的信息,当你去观察这个人当你打开他的手,你看他的手的形状他是如何打开他的手的,他的手指有多少个手指,是如何打开的,如果他的手指是??(01:08:30 UPTIN?)那么哪一个是事先进行UPTIN??它实际上就是让我们了解到心理,物理形态的所有这些最基础的信息,那么你手上最后的两个手指是你的小指头和它临近的地方。它和你具体的物理形态有一个连接,我们的大拇指和它旁边的手指,还有第三个手指,它和我们的情感也有一个直接的链接。那么具体的物理形态它要和情感的部分有一个信任,如果你去观察在树上攀爬的这些猴子的话,你会发现它要先让拇指断开,因为它的情感知道它要做什么,而它最后的两个手指是最后离开树枝的,因为具体的物理形态要给它自己留下最后的一份信任,然后它也和我们人类有这样一个相似性。





你就会看到它的问题出在哪里,为什么会有癌症的出现,为什么会有肌肉萎缩的情况,我们看到手指它出现了这种瘫痪在多发性硬化症,还有在肌肉萎缩的病患当中出现的这种情况,它就会给你一个非常明显的提醒,就是它的病情的根源在哪里,实际上这些病根都在大脑当中,这些都是我们需要学习的东西,这就是我们在这些我们的网络教学还有学院建立起来,都是要为了学习这些东西,能够以一种非常快速的方式传播这些知识,这样的话世界的科学家都可以来理解这些知识,并且可以以这种全新的方式来看待世界,以全新不同的方式来看待医学界的各种情况。这样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他们自己身体健康的一个看护者(治愈者),也就是说不需要其他的人再成为医生就可以治好这个疾病了,那么就没有这个需要了,一旦你知道了如何行走,那么去跳跃或者去跑步,还有所谓的蹦床运动都会变得非常的简单了。因为你知道如何安全的着陆,而且你会知道你会以安全的方式着陆,所以这就是我们的网络教学的一个目的,也是我们传授这些知识的一个目的,就像这种传播的方式就不像之前一点点的向外传授,而且是以这种类似像这种物质的方式去传播,因为具体的物理形态它是物质的,但是在具体物理形态内部运行层面上是有甘斯的,并不是物质的,它是通讯线路的组合,还有这些通讯线路它们的组合是如何完成的,然后它们是如何形成一个更大的实体,我们把它称之为人体,整个这些都是如何形成的,那么现在有没有任何问题?
ELIYA:非常感谢凯史先生。我现在有几个问题。
KESHE:有问题吗?好像大家都掉了,就剩下你和我了。
ELIYA:ARMRN也在。我也在。这些人都静静的。
某人:我想你应该给我们一些耐心,就是让我们能够把你最近所说的这些信息有一个消化的过程。我看到我们的大多数朋友在方式,德克也在这里。大家早上好,非常感谢所有人能来参加我们这次教学。这也是我们教学的方式,这是一种开放的教学方式,所以没有什么可以让我们停止这种方式。因为我们这种做法是正确的,我们可以看到我们的这些技术都是正确的。所以我们会以这种方式来传播。这是我们传播这些知识的方式。我把这些知识称为“上帝的知识”,它并不仅仅属于我们自己。我需要把这些知识以这种自由的方式传播开来。一旦大家都能够理解和掌握它,就可以去使用这些知识。那些想去保护自己钱包的人就需要去学习一些新的东西。这也为什么他们会反对的原因。事实上,他们这种做法也无法改变这种现实。我已经使用这项技术很长时间了。在我们的论坛上一直跟随这项技术的人,也看到了其中一些情况、看到了一些成就、在不同的案例中正常有效的一种情况。我们需要以这样的一种方式来进行,同时不断地以这种正确的方式来推进我们这些要做的事情,并且试图更多向外来传播我们的知识。利用这项技术,因为能够不只是让别人知道这项技术能做的事情,其它的事就不做了,你需要更深入地理解,不仅仅要深入的理解要做更多的事情,就是让别人知道这是为什么它会是这样的。它就非常像有些人所说的凯史基金会是什么什么样的情况。在三年前,凯史基金会对肌肉萎缩的病患基本上就做不了任何事情,就是无法治愈肌肉萎缩患者。当时不像我们现在有这么多的知识,也没有足够多的经验、这种学习的经历,所以当时对肌肉萎缩的病当然就没有办法获得现在这种成就。





这就是我们现在为什么如此大胆,可以把我们的一个患者的实际情况拍成视频发布在YOUTUBE上(中字视频





第二点就是我们现在是需要思考的时候了,我们实际上并不需要像以前那样多的医疗申请,我实际上也就开始观察那些个案,两三个具体的案例,这样目标非常确定,它对于个人的整体结构都是很明确的。这样做的一个美妙之处就在于,很多的医生都知道我在做什么,和我有接触,他们实际上就可以给我介绍我希望得到的病患,所以我们只会在这个过程中挑选两三个具体的患者,我们通过治疗过程能了解他的具体的物理形态,所以实际上我们并不需要受到更多的那些身患癌症或其它疾病的患者(比如老年痴呆症)给我们发来的这些邮件连番的轰炸。开始时,我们试图去研究各种疾病的所有类别,主要是想去了解、观察我们技术的威力,看它能做什么,我们也取得了一些好的效果,其中也有一些是没有效果的。因为我们当时还没完全理解它运作的原理。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在选择病患时就非常挑剔了,会有选择性,目标很明确,选择针对性强的那些个案。肌肉萎缩实际上就是我们可以学习各种情况的一个非常明确的案例,可以让我们学习到有关情感这方面所有相关的具体形态和知识,通过一个肌肉萎缩病患的案例可以让我们学习到有关所有有关癌症、老年痴呆症、可以通过它来学习所有应用,学习到瘫痪、肝脏的功能、可以尝试如何能把嗅觉和味觉治好,我们对其它零星知识都了解到学到,这样我们就有一个完整的结构。当我们一点一点地了解了整个的结构后,我们会再次开放我们的健康医疗领域。我并不害怕这些威胁,我也不害怕任何的政府和任何所谓的国王或女王、任何总统。因为所有这些头衔的人,他们不论在他职位上有多高、有多长时间,最终他都可能生病,他们最终都会需要我这些知识。我们就会决定怎样才能够让他们有更少的痛苦,才可以让痛苦离开他们这个身体。若你是这个国家的总统,那么最终你和你家人、你的孩子,你都需要这些这项技术,以便让你减少痛苦。我们最近看到这个情况,他就劫持了凯史基金会的网站,然后他向社会上的人发邮件,他在上面说:你们像在与一个骗子在打交道,他一直没办法承诺提供发电机,我们现在要把他抓捕起来政府完全了解我们在做什么,政府议会的部长、世界银行董事都参与了我们的运作,他们都是以志愿者的形式参与进来的。你以为只有你知道这样的事情,而别人不知道嘛。整个情况是一个全新的结构。对于这个结构,我们还没找到针对它的一个全新的具体方案。我们可以找到针对它的一个新的具体方案。我们也看到了世界上最富有的那些人(包括苹果公司的总裁)身上所发生的事情,所有的财富都没办法去减轻他所经历的痛苦,他最终还是离开人了。他们有那样多的财富,都是在年轻时挣得的,最终还是不得不屈服于他们的疾病。因为当今医学界对他们的疾病没有任何具体的治疗方案。我们实际上并不是要和当今医学界去挑战,我们实际上是在人类知识库中加入更多的知识。所以如果你向我们发出了一个威胁,你觉得我们如果没人保护我们,我们能正常运行这么多年吗?你觉得如果我们的做法不正确,会有这么多人保护我们吗?但是我们和他们有的问题,就是这些人还没有足够的知识。需要来理解现在有一种全新的东西就要来到了,然后他们以为会还保持原来有的状态,不是这样的。因为制药公司的总裁,世界上最富有的制药公司,最高决策者CEO他们本人都会死于癌症,为什么他们的制造公司帮助不了他们呢,或者他们的孩子和妻子都会死于癌症,他们都知道这里有这样的需求以不同的方式来观察这个结果,我们是以不同的方式来提供解决方案.但是是以一个真实的物理形态和方式来提供解决方案,你可以向我们发出任何的威胁,它没有任何的作用你可以劫持我们所有的电子邮件,如果我们害怕的话我们会把我们所有邮件从服务器中删除掉,但实际上我把所有邮件都保留在了服务器,这样未来人们就可以看到整个过程,他们就会理解我在什么地方犯了一些错误当时我可能还没有明白一些东西 。它实际上并不是放在那里让人们看到说,有一天发现他有一件事情做错了不是这样的。因为人类需要去理解整个技术发展的过程,而不是有件事情他做错了我们在研发过程当中也遇到了陷阱、不足、问题,同时也取得了很多的成就我有一个最好的同事,我把他看成我的亲兄弟,就是德克我们是如何一步步发展起来的,他和我一起走过每一个过程,包括成功和失败,和政府这些人去争斗和他们斡旋。德克经历了所有这些过程,所以他知道其中的具体情况他知道这一切没有任何的隐藏,那么我会对一些信息有所保留,是因为还未到时机去公开但是我们实际上已经历了所有的事情。





德克也和我一起被邀请到了弗莱芒(比利时境内)的机构,实际上他和我到过任何地方我去过的地方,德克他也都去过,我们共同见证了我们了解的所有事情也见证了遇到的各种挫败,见过哪些人做过哪些事我们遇到各种各样的阻力。我不害怕任何的总统或者政府,如果我害怕的话,那么我就不会以现在这种如此公开的方式来做现在我做的这些事情,医疗领域是需要发展的。我们试图去推进能源方面的这些事情,很多人都在等候着发电装置更进一步的进展,但是它并没有按照预期的方式来进行,然后就有人想通过这件事来诋毁我们,这样做也是行不通的,没有作用的。一旦我们可以正确的做出反应器之后,我们会把它公开出来的,那么这种做法和我们之前公开出来的医学领域要做的方式是一样的,选择我们再次打开了我们医学的领域,我是非常直接的人我所观察的是两三个个案来证明我们的做法是正确的,我们一个要看的是多发性硬化症它实际上与肌肉萎缩这个疾病是非常类似的我们也在观察癌症,因为通过肌肉萎缩根据我们的观察研究也找到这样的一种解决方案,针对大多数的癌症的解决方案然后我可以和制药公司合作,由他们完成治疗癌症时使用的化疗部分的工作然后我们可以来解决另外一部分需要做的工作,通过我们自己的装置来完成。一个比较奇怪的事情就是我们的癌症研究,现在和我们一起合作的医生也换上了癌症,所以他就需要对自身进行癌症研究对自身实时监控,我们也选择了肌肉萎缩的医生他们听到了我们今天的交流之后,他们知道我在说什么,实际上我们并不害怕去打开前沿的领域我并不会害怕去犯错误,很多来过这里的人都知道这一点我们有亲爱的朋友约克在这里,他也在听我们今天的交流,他也经历了我们和志愿者所做的这些事情,当我们有需要的时候我们会请一些科学家到我们这,具有专长的人共同参与以便能解决某个具体的问题或者研发一些新的装置。实际上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在闭门的状态下完成的,约克参与了我们治疗一个昏迷病患的过程。从最开始的时候到治疗结束的整个过程,一直到我们被允许离开的整个过程,我非常尊重约克就像我也非常尊敬德克一样,他们都参与了整个过程,他们知道我们当时做了哪些事情,我们并没有在一个闭门的状态下秘密做一些事情,但是我们要对第一个团队进行知识的传播,他们实际上不是第一个团队,而是和我们一起经历了不同临床实验的人们。我通过他们学习到了新的知识,现在他们可能要走到前台我们会以一种非常公开的方式来传播知识,我们的学院也已经创建来传播基础的知识,然后你可以选择同样的这些事情,如果你对具体的物理形态感兴趣你可以选择来到我们的太空学院,比如你可以选择作为医生。你会发现对运动和具体的物理形态非常的感兴趣,因为你可以做不同的事情。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也招进了三四名医生的原因,如果其中的两三个改变了方向,我们依然可以有另外的一两个医生来对他们进行培训,然后让他们也可以再去培训其他人以迅速的方式来转移这些知识如果我觉得很不好意思做错了什么事情,我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公开的方式做这么多的网络教学以公开的方式让各位知道我所做的这些事情,注意到在两三年前会接受很多的采访和展示,现在我们把数量固定在每年两三次数量上,自从保加利亚那次之后我们就停止了所有展示。也停止接受世界各地要求我们去进行展示的邀请,因为这样做已经没有必要了,现在已经有足够数量的人知道了我们所做的事情,也有足够的知识在这个背景当中。





知道我们凯史基金会的存在,而且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人知道我们制作出来的是我们能够理解的,时间可以证明我们能够走多远。时间可以告诉我们这些临床试验是否在它应该进行的方式上。今天早上我收到一个令人兴奋的消息,今天是周一,应该说昨天,所有在凯史基金会工作的人他们都知道我们收到了一个报告,无论好还是坏,来自世界各地的志愿者在周一都发给我们他们具体的形态的报告,昨天早上我就接到一个非常兴奋的电话来自于巴森先生(基金会公开的治疗ALS视频中被治愈的患者)的电话,他说今天他终于自由了。我问他怎么了他说他能够把我的医生的说话都记录下来了他之前停止了所有的工作,因为我的具体物体形态有了如此大的改变而现在他整个身体都已经完全康复了,我又可以回到工作岗位了,而并不会出现耗用更多能量在工作上而没有办法在恢复那种样子了他以完全的康复状态可以回到原来的工作中,他的医生看过太多这种病人的情况他们完全无法相信这种情况发生在长年肌肉萎缩的病人身上。我想在今后的几个月里完全把精力集中过来,把我的身体彻底的恢复正常,因为之前没有任何人实现过逆转肌肉萎缩的情况,但实际上我们没有做特别的事情,没有给他吃什么特别的药,我们只是在他身体上制造出了甘斯态状况,让他以本来运行的模式去运作。我们也请到了一位专门针对肌肉萎缩病人进行心理辅导的医生,它是一位来自西班牙非常漂亮的医生我们接受了她,她对肌肉萎缩有三十年的经验这些都是要来到我们这里的医生和科学家,她们都看到了我们的论文,看到了我们发布的视频,整个医学界,们更没有方法来解决这样的疾病他们也了解到我们这项技术是何等的正确。所以他们来到我们这里也希望参与这个过程使得方法显得更加正确。我们是非常坦诚布公的,我们和政府的官员以及科学家进行交流工作我们也看到了有一封在世界各地传播的对我们有充满威胁的邮件,是来自于遭受痛苦的人,无论他说他要把这些事情收集起来然后告诉你们的伊朗政府你在做什么。因为伊朗政府控制着我说的每一句话或写的每一封邮件,他们在做他们想做的事情,你以为他们不知道我在做什么事情吗!?你以为他们不会采取任何的行动吗这实际上只是展示了这个人的愚蠢和傲慢我想让向各位展示的就是,最近这个人在信里还说他把这封信在世界各地传播,然后说我们要收集足够的信息让世人知道这个人所做的这些事情。你以为伊朗政府,我的安保顾问,包括我的网站他们安保的人员他们都是在伊朗的手里控制着的。你以为他们不知道我在做什么吗?你所做的只是反映出来的只是你个人的傲慢和愚蠢,所以我建议你停止你现在所做的这些事情,然后让我们的技术以现在正确的方式进行下去,它是为整个人类而服务的,很多人不理解这一点,我们都是很公开的来谈论我们网站的事情包括我们的安全防范,所有这些都处于伊朗人控制下的。当你从德黑兰来控制整个服务器之后,实际上伊朗就控制着通过互联网的所有通讯,你以为他们不知道我在做什么吗?你以为难道他们不知道我们所做的这些事情一贯都是正确的吗?
(第三次翻译截止01:30:00)





难道他们不知道我所说的和所做的这些事情是正确的吗??我对比利时政府建议他们做的一些事情,但是他们却不听我的,而伊朗政府他们就按照我说的去做了,然后他们就成功地使用了这些技术。我们到现在还没有看到任何的政府出面公开地对我们所说的和所做的一些事情提出任何反对的意见,因为他们知道我们所说的这些事情都是真实的,因为我们所说的这一切都是有证据的,因为无论我们说了什么都会保留证据的。你可以去给伊朗政府写信,你给伊朗的国防部写过几次信呢?他们只是不回复你而已,因为你这样做是太愚蠢了,你根本就没有理解。所以呢,我对于我的政府是非常尊敬的,那么现在呢,我生活在意大利,我也非常尊重意大利的政府,同样我也很尊重比利时的政府。对我来说国家的边界是没有意义的,所以呢,它展示了同样的一种工作的方式,现在我们已经有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肌肉萎缩的患者,比如有来自美国的,还有欧洲的。我希望不久有来自我还不敢去和他们说话的这样一些国家的患者,因为如果他能够成为我们的一员,那将是一个非常美妙的事情,那么我们也会有来自南半球的肌肉萎缩的患者。我们有来自东亚的志愿者,还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他们都共同地来合作给我们提供意见和信息,来自不同国家的人。因为,我们作为人类在整个星球上的这种移动,已经改变了我们的结构和使用氨基酸的特性,就像我们在甘斯当中看到的那样。我们至今那些人呢,就非常喜欢吃根状的那些植物。比如说在北欧这些人就非常像是非洲人的一个习惯,有一些人是混合搭配主义地喜欢吃这种类型的食物,就相当于是普通的植物,就是在根以上部分的植物,还有比其他的更喜欢吃这个,有的人就喜欢把这两种食物混合在一块吃。就像我们手上都有五个手指,长了两只眼睛,这是外表的。但是我们内部的结构是完全不同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有黄种人,有黑种人,有的人长得矮一些,有的人长得高一些,这些实际上都不是在DNA当中的这些信息造成的,它实际上是由于我们所生活的环境造成的,那么它实际上是处于甘斯的物理形态的,这个甘斯就被设置需要在这样的一个环境当中来运行,然后它就会给你一个全新的视觉。我们为什么要去找一个外星人呢?从我这个视角来看呢,中国人对于美国人的血统来说呢,他就是外星人,那么在这两种之间有很多的极端,也有非洲,还有南美洲。你们可以去看,他们实际上都是外星人,实际上他们的内部结构都是完全不同的,尽管你可以看到每个人都有同样的手指和手臂,那么我们说我们发现了长有手臂的外星人,实际上他们和我们一样需要去拿东西,需要去吸收能量以便能够给自己提供养分,实际上他是为他们的生存而制造出他们所需要的环境。然后你就会理解很多的事情,昨天的时候我和一个医生和科学家在一起,他是一个非常好的伙计,但是他却患有狂想症,他向我展示了几天前他拍摄的一个核磁共振的图片,因为他也是一个医疗方面的专业人士,所以我们也在谈论有关核磁共振方面的事情,我们当时正在分析这个图片,我就向他解释大脑,如果你能够利用这两个点或者那两个点的话,





它就不再需要手臂和腿去移动,它就可以飘升飞行起来,可以到它想去的任何地方,是非常随意地来回移动,这就是我们需要理解的一个过程。如果你看到一个能够悬浮飘升的人,如果你认为他是坐在一个飞毯上的话呢,或者是什么东西帮助他实现了这个飘升悬浮的话,或者说这其中一定有诈的话,实际上不是这样的。实际上是因为这个人他已经理解了来正确地使用双磁场的结构,他利用了人体大脑两个不同的半球来使用这些结构,所以在这种状态下如果你能够集中精神的话,那么他就可以使自己悬浮起来。那么人体的磁引力场它的强度就允许他可以创建出一种同样的效应,就是我们的反应器所要创造的,就是反应器要为它自身的提升所要创造的环境,但是由于它具有某种动态的维度,它没有办法使自己提升到一个足够的高度上,我们可以向各位解释这一切都是如何发生的。其中有一些人他们可以跳跃,这一部分是由于他们获取的部分的能量,但这是不同的两回事,但是人们有的时候在远古的过去,他们是可以做这些事情的。如果你去观察,现在我们可以来观察这些甘斯,如果你去观察大脑的结构的话,实际上你就会明白人体实际上并不需要有手臂还有脚、腿让他实现他四处走动或者是拿取这些东西,但是在整个造物的过程当中我们失去了这方面的功能,因为最终呢,我们发现,去使用腿和手去做这些事情看上去更简单更方便一些,然后这样对他们来说,实现悬浮所要花费的能量太大了,所以这样话就达成了一个妥协,这种结构仍然还存在在那里,就在我们的大脑当中,如果你能够回到那里,如果能激活来使用这里的功能的话,你去视觉可视化它,然后你就明白你实际上是不需要用脚和腿到处走路的,实际上就是一部分的革命在我们的情感的大脑和具体的物理形态的这部分的大脑之间发生的事情,但是它实际上仍然还在那里,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有两个不同的脑半球的原因,一切都是有两个部分组成的,它实际上就和为什么我们既有电子又有质子同样的道理,但是在大脑的结构当中,你需要一种完全的平衡,我们就有两个半球它具有相同的深度和长度,每边都是一样的,也就是他们为了各自自我的生存那么要达成这样一种妥协。所以现在我用了这么长时间的一个方式 ,我也希望能够说得比较简短一些,来向各位解释什么是甘斯,以及它的具体的物理形态有什么样的一个作用。还有问题吗?
LUDMIL:你好,早上好。
KESHE:HI,LUDMIL。我觉得你应该在能量方面的,不应该出现在健康方面的讲座当中。(笑)
LUDMIL:尽管是健康方面的讲座,我也是非常需要来收听的,因为我想不然的话,我总感觉我的甘斯它一直处于被燃烧尽、被融化的感觉。我想还是让ELIYA来说两句吧,我想她也会好好照顾我的。
ELIYA:我有一个很简短的问题,我们经常说条件、条件、条件这些事情,那么我想问的就是条件的意思是什么呢,其中有一个我可以理解,就是它要有一个磁场,还需要什么呢?比如说,是不是还需要温度一些事情?





KESHE:磁场和引力场它是和温度与压力是没有关系的,当你如果说创造了一个条件的话,实际上就创建了它的一个磁引力场的条件,你想去处理物质的时候呢,这个时候你可以去关注温度和压力方面的事情,在甘斯状态呢,温度和压力实际上是没有任何关联和关系的,有些人他们就没有。我的意思是说,如果你能够回去再去观看我们之前讲的那些网络交流,比如说在爱因霍芬的那一次讲座的话(在线观看:,我在互联网上的视频当中可以看到那次的视频,我们也展示了甘斯的制造,它是在人们还不理解那些东西。到目前为止,人们可能还有人不理解这些东西,但是如果我能够在公开的场合下在礼堂的桌子上制造出甘斯的话,那么你就应该能够理解制造出生命是多么简单的一件事情。我制造出了它所需要的条件和环境,它适用于某些磁引力场的,就是说制造出了磁引力场的合适的条件和环境,那么它就允许二氧化碳的甘斯在公开的场合得以制造出来,所以把它制造出来并不是那么困难,难道不是吗?制造出超导体实际上并不仅仅是那些上百亿的这些公司才能够做的事情,制造出这些超级超级的导体,所以说这些条件,当你去谈论这些具体的物理形态的时候呢,你看到的是温度和压力。但是当你去在甘斯的这方面工作的时候,你要观察的是它的环境的磁引力场,即使是它们的温度和压力,实际上它也是有自己的磁引力场的导向的。于是,在它们处于物质的强度上的,同样的,光束也是一样的,我们把它称为光束,它实际上也是处于物质的状态上,而不是处于在过渡(物质的)的强度上。或者说主源(物质的)强度的状态上。所以再一次地,你要有一个温度和压力,在过渡性的强度状态上,在这个状态上,场体它就可以变成可以触摸到的物质。但是要在很强的强度上。当你达到了在你的环境当中这样一种平衡或者接近平衡,那么你就会在这个环境当中成为可被看见的,那么它的温度在这样的一个场体的散释放的疏密上,或者说压力它实际上是场体的一个压缩,会决定你将如何在那里显现出来。你需要对这个压力去进行重新的定义,如果你把压力重新定义为是场体的一个压缩的话,那么你就会看到一个完全不同的含义了。然后这个场体的一个压缩,它也具有一种强度,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和物质相互作用就会有一些不同。那么它就没有进入其中,它允许你去闯进去,所以你要重新定义热量、压力,那么你就会回到同样的一点,但是热量和压力它实际上是和物质状态有关的一个环境。我们实际上也试图去解释一件事情,在我们之前的一些讲座当中,我们试图去销毁或者说去转换而不是销毁这些甘斯,成为我们所称的气体的状态,那么它花费了我大约两、三年的时间才搞清楚如何来实现这一步,因为它花了我大约半年的时间来改变甘斯从液体的状态到几乎是这种果冻的固态的状态,它实际上花费了我们大量的实验和很多的材料才实现这一步。当我理解了这些概念之后呢,最终我发现如果你能够从甘斯状态变成气体状态的话是一种场体的释放,所以呢,它就可以实现一种妥协,它可以允许它,所以它并不是环境的而是一种释放能量。





这样的话,它可以让你实现一种妥协,这些东西能够可以相互各自靠得更近一些,作为场体相互靠近对方,那么这种相互靠近的妥协它意味着你需要放弃一些东西,就是一些场体。所以呢,场体被释放出来,在这个从甘斯转换成气体的过程当中,实际上就是我们用到的那个点亮LED灯的能量,所用它去驱动了一个小电动机的能量。所以现在呢,我们再回到从甘斯转换成气体,你需要去输入能量,你需要将你的磁引力场输入到其中,然后呢,可以使它转换回到物质,那么它允许它能够实现足够的分裂,这就是整个的过程。如果你能够理解这个过程的话,那么你就可以回到人体当中,你就明白如何来玩转整个的人体了,这也就是我们看到在化疗的时候所遇到的这些问题,那么这些化疗的方式,它实际上是用到了一些化学的成分,其中的一部分的化学成分,它实际上是具有非常有效的方式进入到这些恶性的癌细胞当中,来实现它的一个稀释,膨胀它,让它脱节。但是同时呢,由于它的能量非常地高,还是让我用非常简单的方式来解释这件事情吧,如果你在凉水当中放入一块糖的话,你发现这块糖还会在那里保持原样,没有被溶解,如果你去加热它,给它温度或者给它足够的能量使水温增高的话,你这个时候把糖块放进去,你会发现它很快地被溶解了,实际上它是同样的一个方式,只不过是他们用到了更加复杂的一个过程当中,就是说用化疗来治癌症这个事情上。问题就是在这些化疗的方式当中,它要传递这些高能的单元进入到这些癌细胞当中,这些高能量会向外释放出这些能量。也就是说,它会把这些能量释放出来给其他的一些细胞上面,也会给其他一些细胞释放出这些能量,不仅仅是癌细胞上,所以呢,这样的话它就会制造出很多很多的副作用,实际上会制造出各种各样的副作用,很多的问题就随之而产生了,但是如果你能够解决它这样一个副作用的问题的话,实际上这个化疗就是一个非常有效的治疗癌症的方式了,就是说化疗它就可以来分解这种固态的实体,我们把它称为癌细胞的这些东西。那现在我们看到这个目标是非常明确的,也就是说在化疗这一领域,对这方面的研究是非常深入的,他们也在研发这样的一些单元,在其中的这些放射性的元素,它们可以接触到那些有癌细胞的病毒的那些细胞上面,但是却不会接触到那些没有病毒的细胞上,也就是说不会影响和损坏其他的好的细胞,能够实现只把有危害的细胞消除掉。现在如果你去观察它,如果你能够理解它,用同样的一个原则原理,当你看到它是一个癌症这时会发生什么呢?比如你现在有一个气球,这个时候温度还是适当的话,还有适当的大气压,那它会处于一个正常的大小,如果你在里面输入热空气的话,它会擴張,如果你去往裡面吹氣它也會擴張,所以在癌細胞當中會發生什麼了?當你接受了化療之後呢,因為它就接受到了非常強而有力的这些化學成份在細胞當中,是專門針對這些癌細胞的,所以它們同樣的也會像其他細胞釋放出能量,那麼這個時候會發生什麼事情呢?其他的這些細胞也同樣的出現擴張的情況,那麼其他一些也會出現很明顯的擴張而且會擴張的更大一些,





那麼也就會出現所為的副作用,由於其中的一些變的如些的過餘的過大,因為有些會變的更大一些,這樣的話呢他们就會去吸引一些小的細胞組合在一起,這樣它就會把自己依附在其他的細胞上,要麼把別的細胞吸附在自己身上,然後在這個過程當中會把一些癌細胞也吸到这一團上面,它會在身體當中四處飄移,相當於把癌細胞帶到其他的地方去,或者它可能會阻疑人體的免疫系統,因為它們變得過餘腫脹,這樣的話呢!阻疑人體免疫系統的通道,我之後會詳細的再來解釋這個事情,所以呢!你需要去觀察你所說的是什麼,你說的這些話都有什麼含意,這裡面有個非常重要的決定你需要去做出的很重要的一個決定,就是物質和甘斯它們之間有個很明顯的國界(邊界),你要去理解它這邊界的跨越,我們要食用物質,但是呢!一但我在胃部創造出這樣的環境,你實際上所面臨的要處理的就不再是物質了,當它越過了胃壁之後,因為過了胃壁之後你再去處理的就是甘斯了,我們人體的胃壁還有肺壁,還有血細胞壁他們實際上是過渡的壁(孔洞)可以讓這個物質從一個狀態轉換成到另一個狀態,然後我們身體已經非常習慣這事情,而且是優雅把這2者混合在一起,就是隨時隨地只要有需要就可以來做出轉化,因为我們人類從來就沒有明白甘斯的一个運行方式,我們都以為這些事情都在非常觀注於物質層面。現在我們需要觀注就是這個物質,因為它受到環境的改變,那麼它就會轉換成甘斯,还有是什麼製造出這樣的環境,我們把它稱為我们胃中的酶,處成了這些。我們胃酸就是胃中的酸促成了轉化,這些酶和酸實際上是環境的創造,使得物質轉化成甘質,使物質穿越壁,沒有這些材料可以穿越肺壁和胃壁,做為物質的狀態是不可能的。在穿越肺壁和胃壁的時候它實際上是做為能量團穿越的,當它處於一種適當的環境當中的時候,就會成為新的環境當中它所需要的物質了,然後它的逆向過程是同樣的,而這個過程在健康醫療界(醫學界)卻造成很大的誤解或者可以说混亂,當科學家理解這些區別的之後,然后你也能搞懂其中的區別,你可以看到太陽的磁場它接近地球,它仍然還會存在一些磁場,但是當它越過我自己的大氣層的某一個阀值的時候,它們就會變成了塵埃,就會變成物質的狀態,這就是為什麼會製造出那麼多氮氣的原因了,氮氣實際上它是一種持續不斷的磁場(由太陽釋放出來的磁場),当这个磁场穿越地球的大氣層最頂端的那一層的時候,然後它就會轉換成氮氣,轉成氮氣的一個特點(屬性),但還沒有成為一個固體的狀態,它是處於一種甘質的狀態,然後當它一點點的轉變下來的時候通過不同的方式,其中它會成為下到地球的含有氮氣的雨水當中,實際上它是同樣的事情其中沒有任何區別,比如說在你肺部當中的氮氣,它的過程是一樣,這種所谓的氧氣穿越肺壁的這些虛伪的說法,然後還有一些人製做出一些裝置來證明這些錯的說法是發展的如此巧妙,以至於我們大家都接受他們的這種說法,就像在我之前講座當中所明的那樣,我之前就解釋過這些事,現在各位都已經成為科學家(醫生),現在能够明白这其中的道解了,也明白其中物理學的知識,





那麼你還會有這個氫氣的等離子體, 它有一個質子一个電子,然後也會有氧氣的等離子體他會有16個(原子數),然後你告訴我這16個他相當於是一個很大的環境(區域),他會穿越肺壁進入到血液當中,氫氣相比而言是如此的小,氫氣難道就不會穿越肺壁吗??那麼那些氮氣跑哪裡去了??因為我們看到它有很多的氮氣,為什麼我們看不到血液當中很多氮氣的存在呢??所有這些錯誤的概念,我們都一直從小到大都這樣來接受這樣的錯誤概念,實際上在你肺部所發生的事情是你轉移了能量穿越了它的肺壁,然后进入血液中,在血液當中存在了血細胞(細胞壁),實驗上就和氧氣是一樣的,就像我之前和各位所說的一樣。我像我之前说的人以類聚,物以群分,塵歸塵、土歸土,所以這個細胞它就可以吸收氧氣的能量和氢气的能量,使它得到能量(充到能量),因為這時候你會看到血液的顏色變的更加鮮亮一些,然後就知道這時候裡面充滿了氧氣或經過了氧化,然後有一些科學家看到這種情況,了解了我们的装置。於是就跟著這樣的情況自己製做來了一些裝置,然後他們就向外展示說這就是我們主腦當中所發生的事情,這種現象它是這樣發生的,他們是如此來解釋的,是因為有這樣一個設置,但對我來說呢他們這種說法完全是胡說八道的,做為一名物理學家,那麼我們所吸入空氣當中最大的元素實際上是氧氣,但是呢它對於這樣整個的混合物的當中的一個成份實際上只佔百份之15,就是我們所吸入的空氣。他們說這些都可以穿越過肺壁,但是這裡面最小的氫氣,但是它卻穿越不了肺壁,我想問的是那氫氣跑哪去了,這些碳跑哪去了,為什麼說這些比較小的碳它就沒有過去,他們就解釋因为電荷的不同,或者其他的不同的系統造成的,然後還有其他不同的位置,那麼為什麼說在血液當中有如些多的氧氣的能量,然後他就稱為氧化了,然後它们就都直接進入到心臟當中,那麼為什麼我們的心臟就沒有变得,因為他(心臟)吸收了這麼多的強大的能量,心臟為何沒有如些變大呢?因為氧氣的他的屬性在這個細胞當中,在血液當中,氧細胞它的屬性是(TAXI  X MADE?),他的目地是用來傳輸用的,每一個氧氣(氧細胞)它在人體當中都有一個固定的具體的位置,然後他有會一個自己的強度在某一個固定的(目標,目的地)區域,所以說你的腳趾這個地方(區域),它所得到的氧氣和你的大腦這個地方(區域)所得到的氧氣量是不一樣的,到底什麼是氧氣呢?氧氣實際上是一種能量的傳遞者,所以這也是為什麼當氧氣再次回到心臟,进入到第2心房當中的時候,它的顏色就變的比較暗淡,這是因為,實際就是我解釋差不多已解釋過了,比如在你的房间里有個燈,它有個小旋扭,當你把能量增加的時候,你會發生燈就越亮。當你把能量旋轉到比較小的時候,你會發現燈會越加暗淡了。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人類的血液當中,





就是我們所說的氧化,那麼另外一個它的氧氣就相對來說少了一些,那麼他們是如何分飽和的呢?當他經歷了整個系統之後回來的時候,然後他們就循環到了這個地方,所以你需要重新來定義整個結構也重新認識甘斯還有能量的傳輸,然後在這個星球上的所有疾病都是可以被逆轉回來的,你要重新來認識什麼是糖尿病,为什么会患糖尿病,糖尿病到麼發生了什麼?為什麼這種情況會發生,為什麼會患上糖尿病?為什麼用要胰島素?胰島素是怎麼被製造出來的?你還需要理解为什么在人類當中它會有可的松會被製造出來,為什麼是可的松呢?為什麼它在往裡面注入可的松的時候,他會出現很多可的松的副作用呢?因为可的松就控制了大腦區域中腎的地方,就是肾的命令中枢的地方。這為什麼會是這樣,為什麼使用可的松,這也是為什麼人們會變得更加肥胖的原因,我們的腎是做什麼的呢?腎實際上是控制我們人體當中的水份,在這個同時,可的松也就被製造出來了,因为可的松當你給他一些相應的元素之後,它實際上在我们的身體本身也能製造出來,然後你就製造出一個虛假的訊息,我們的身體沒有看出來它是一種損傷,於是呢他要做的在身體的各個地方都製造出大量的水,現在我們就理解可的松的危害,實際上並不是危害而是一種錯誤訊息,然後你就可以控制這部分的大腦,你告訴大腦,大腦當中控制腎的這部分(區域),或給它發送指令說這是個錯誤計算,然後你會發生有些人,他們有由於可的松,這些人非常胖(人體的擴張),他們就會失去(降低一些)重量,我们之前做過這些事情,这實際上是一種理解一种状态,什麼樣的一種狀態會製造出什麼樣的狀態,要理解其中的原因為什麼會出現高血壓,為什麼會出現糖尿病二期的狀態,為什麼會患上糖尿病呢??為什麼會成為糖尿病的症狀?因為你給你的這個血細胞壁的上面製造出了壓力,這個訊息的密度得到了改變,所以你就相當於從身體當中去要不同的東西,然後這個時候你就容易患上糖尿病了,如果你能夠降低血細胞壁中的壓力的話,你的糖尿病自然而然就會好了。

LUDMIL:我得把我的老婆给休掉了。(笑)
KESHE我想这和你的妻子没有什么关系,它和你的生活有关系。
LUDMIL不是,因为我老婆她老是想,我患糖尿病是因为我和她的这种甜蜜的生活造成的。
ELIYA:我有一个问题关于这样一个条件。就是关于聊天室的一个问题,是lucyno提出的问题,就是这个条件是怎么被创造出来的?刚才我们在谈论这个条件,我们一直在谈这个条件,他就是想问这个技术的条件怎么创造出来的呢?
KESHE:是生命的条件吗?
ELIYA是的,是生命的条件。





KESHE:创造生命的条件,实际上我们就可以最初非洲他们给我们留下了一些痕迹,在某一个时间点上。实际上我正在做这方面的研究,这也是为什么我将延期出版第4本书的原因,第四本书的名字就是《太阳系的结构》,我实际上一直希望把地球是怎么创造生命的原因加入到这本书中,可是一直没有时间完成这方面的论述,实际上现在我们所称的的非洲就是一个条件。
EliayUCYANO说请您慢点说,因为有些人英文不是他的母语,所以听起来困难。
KESHE生命的起源于非洲而不是其他的地方呢?首先生命起源像我们人类,就需要一个潮湿的环境,或者环境场体强度合适的,能够让物质转变成GANS,我们看到了这个一切,在火山发生的区域看到这样的情况,在火山喷发区域,由于碳受到高压高温的影响,这样的话就产生了这样一个环境,导致它们变成钻石,我们看到各种各样的钻石,在火山喷发区域。现在在同样一个位置和条件可以被制造出来,有化学的环境,它们把物质转变成GANS,当一种条件存在足够的时间它们就可以重复自己,源头是CH,碳和氢可以混合在一起。当氧气加入其中之后,或者说氧气它也拥有了同样的一个压力,或者说化学的环境。这个时候你就会给它一个流动性一个柔软度。氮气最初有一个磷,或者是硫酸,氮气是由于所处于的环境,它在这个火山喷发区域可以得到的,就成了第4个激发或者诱发点,它实际上就是能量释放的一个触发器,这也是为什么这个过程就会发生上百万年的原因,这样就是条件可以重现被得以维持。这就是生命为什么成为我们现在所成为的是这样的一种状态。其中是有一部分偶然性,也是地球具有的一些条件产生的,我想在不久的将来,要比我们任何人想象的将会非常的快,我们会看到不同的存在, 在太阳系的不同的星体上看到不同的生命的存在,实际上生命不并仅仅存在像地球这样有一个冰冷的,一个物质存在的智慧生命。我们并不是唯一存在智慧生命的星球。同样也存在生命的结构,或者说生命是一种可以重现的控制系统,那么也存在于星体的中心,因为它们可以理解这个状态环境,就是在外边也可以存在生命那样,在我们的太阳系的外边界也有生命存在那样,在星系与星系之间也存在,太空和星系之间也都存在。生命可以存在星际之间,我们看到这方面很多的确认和报告,即使是最近由卫星释放出来的视频,我们也可以看到它们的运动,当时我们刚才还在谈论这方面的事情,所以生命可以重复自己,并且能偶控制并维持自己,它需要一个存在的环境。在宇宙中实际上没有地方是不需要一个场体的,实际上就我最近和巴西的一个科学家讨论这个事情,迈赫兰,我们已经研发出了0延迟的通讯装置,我跟他说,其实我们10年前就研发好了这个装置了,那么现在巴西人他们也成功研发了0延迟的通讯装置了,什么是0延迟呢?0延迟就是当你有一个磁场的时候,在高速状态下相互的作用,磁场和引力场它们相互混合在一起,然后在某一点上它们相互转换,所以对我们一个通讯来说,因为我们都有具体的物理形态的,所以它就有即时的,瞬时的。但是,在这个维度和那个维度仍然都是需要时间的,所以无论我们是星体和星系进行连接通讯,比如那里有一伙人,你可以去创造一个装置就和他们沟通,这也是为什么在我之前的那些讲座没在我的论文中我经常会说,在未来所有的通迅都是即时的,巴西人他们现在也几乎达到了这样一个水平。(第四次翻译截止02:00:05)





巴西人在这方面已经做的很先进了,所以这就是这项技术的一部分,这就是在创造环境,在非洲它最初的时候它那里没有很多的水,它曾经有这样一个状态,是开放与或者说,在这个状态当中,甘斯它的一种多样性和它们之间的相互作用就可以得以在这里产生和实现。这就提出了另外一个问题,提出的问题是非常简单的,在这个星球上它制造新的实体的过程还没有结束。这种新的实体的制造过程没有结束,还在继续着,这种新的实体以不同形式出现,要根据他所处于的环境,因为在这样一个状态当中,这些新的实体每一天都在被创造出来,造物是没有终结的。这种错误的说法就是我们看到的地球上所能有的,如果说你就是在几百万上亿年的时候来到这里的话,你就会看到一些新的动物,这些新的动物从哪里来的呢?那是一种进化同时是地球它出现了一些新的状态或者环境造成的,创造出的新的环境会导致新的通讯线路和它的响应的结构的产生,就是我们说的新的通讯线路结构的产生,比如新的鱼类或者其他的动物,可能是在陆地或者在大海的海底出现的这些新的生物,现在我们也从科学角度来看到,有一些动物它就出现在了它本来不应该出现的地方。但实际上那个地方就是它应该出现的地方,它的环境就决定了它的通讯线路,比如甘斯的通讯线路,以便于它们能够生存,所谓的压力和温度这些因素实际上就不再起作用,现在我们就理解了环境的磁引力场的场体,这种化学上的变化就允许物质向甘斯的一个转化, 甘斯是生命的状态,而物质是可以触摸的具有物质形态的这样一个状态,这样的话即使在我们说话的过程中,在地球的某些地方或者环境就被创建出来,由于广岛的情况它会创造出一些新的环境或者状态,我相信呢如果几千年前如果你在几百万年后还能够看到这些情况的话,我相信你会看到一些新的生命风格的出现,它们的出现就是由于福岛核泄漏造成的,因为在这里会有很高的能量被释放出来,这样的话在胃部会有新的酸出现,你食用这些食物那么你没有去消化,如果你去买瓶药然后喝下去的话,它就会改变你的胃部当中的一些状态,相当于吃一些药片后改善了你在胃部当中的酸的状态,那么你在做什么呢?你实际上改变了胃的环境,广岛它也创造出了新的环境,它最终也会导致新的生命的产生,或者新的实体的产生。智慧生命就是会重复再生的这样一种生命形式,同时能够继续保持它的生存,继续的生存下去,事实上在宇宙的任何一个地方,生命都是存在的。实际上你是创造了它的一个生存的环境,那么我们在回到最初我们在埃因霍温做的那次展示,在那个盒子当中我制造出了CO2,以甘斯形式制造了出现,我在小盒子当中制造出了甘斯,制造出了它所需要的环境,然后它是如此的迅速,是即时迅速的过程,实际上我相当于已经掌握了造物的最基础的这些知识,从0的地方开始起步掌握了造物最本质的一些知识,这也是我们正在尝试传授给大家的知识,如果你想在太空中吃到香蕉,那么我可以给你制作出香蕉,如果你想要钻石,那么我可以给你制造出钻石,如果你想要黄金,我可以给你制造出黄金,就像之前的一些谈话中提到的那样,你到底需要多少吨的黄金放在利比亚的中央银行里去让你抢劫呢?这样的话就不需要你们制造更多的杀戮和死亡,





在过去几个月的这些战争它的目的是什么?它有什么意义呢?在过去这些年的战争都有什么意义呢?不就是想去抢夺它们的中央银行么?不就是想要一些黄金么?你到底想让给你我制作出多少黄金呢?是要一百万吨么?没有问题,你可以得到你想要的这些数量,因为我本人不会去给你做出这些黄金。但是我会把制作黄金的方法传授出去,在世界各个大学的这些科学家他们就可以做出来,我们会告诉他们如何去制作,因为在具有物理形态的物质,你可能需要黄金来制作一些芯片,因为在太空的旅行当中你可能没有办法回到地球来获得这些材料,所以你需要自己去制作出这样一些材料,去制作出这些新品,它需要是随时要随时要有的这样一种情况,所以实际上我们可以给你现在你所需要的一切资源,就好像说现在这些西方国家在中东制造出的阿拉伯之春这样的一些事件所需要的所有这些资源,我们都可以制造出来。那么所以还是请你们放过这些国家,不要让这些国家的普通民众再去遭受折磨了吧。我们可以告诉你们如何能够制作出上百万吨的黄金在明天早上的时候就可以制造出来,但是我想知道有这么多的黄金你想用它们来做什么?因为你根本也吃不了,这东西也不能拿它当饭吃。这么多黄金也没有办法拿走,我们在过去几周有非常优秀的人士离我们而去了。他能带走什么呢?他实际上只能带走的是我们给予他的这一部分祈祷和祝福。我现在看到了有一个问题被打进了我们的聊天窗口,其中就提到了向麦加城来祈祷这样的一些说法,这种向某一个方向固定的方向去祈祷的方法,比如说像某一个圣地去祈祷的这样的方法,去通过身体向它去祈祷实际上是非常简单的方式,这实际上是非常简单的方式,是不好用的。及时当你向你的父亲母亲祈祷的时候,或者当你向上帝的先知祈祷的时候,当你向生病的国王去祈祷的时候,由于你看到你和他之间的联系,祈祷它到底是什么呢?我们已经非常习惯了具体的物理形态,如果你看到了你的孩子非常冷,你会给他穿上一件夹克衫如果你的孩子饿了你会给他吃一碗饭。祈祷还有感受它实际上是我们情感的一部分,它也会有一部分的能量所组成,也是由磁引力场所组成的,所以我们在祈祷的时候我们所做的就是把我们的一部分灵魂送给了这个人,或者实体或者个体,实际上我们也是进入到那里,上帝会说我给你们创造了孩子让你们去爱。为什么你要去爱一个爱你的一个人呢,因为你会接受到她他们的能量,因为当你去祈祷时,向哪个方向都没有多大关系,向哪个寺庙以什么样的名义都没有关系,其实我们通过祈祷把我们的灵魂给了一个目标,非常类似(2小时06分55秒有个词),当我在德黑兰时,我和一个宗教人士以简单的方式来谈话,他当时也在摇头思考这个问题,好的,我们现在都在地球上,我们现在都非常关注具体的物理结构。我们现在都在向麦耶路撒冷的位置去祈祷,都向梵蒂冈的位置去祈祷,无论向任何一个方向去祈祷和。现在如果我把你带到外太空,地球在不停旋转,现在你到一个星系星体之上,你如何找到原来星球上的先知方式吗?你能找到方向吗?祈祷的时候所关注具体的物理形态,这是因为人类非常关注与地球,和地球有一个紧密关系,就像各位所知道的那样,现在在太空学院我们要接受来自世界的各地不同宗教的普通民众到这里来,当你到外太空、火星,或者出离了太阳系,这个时候地球仍然还在不停旋转,





那我现在问你这个时候你去向哪个方向去祈祷呢?所以你要去学习你祈祷的目的是什么,它的意义是什么,实际上就你祈祷的时候把你一部分内在的自我奉献给你信奉的对象,通过他你可以限制或者扩张他的形象,这就是祈祷过程,这就是祈祷。当你祈祷的时候美妙之处就像一怀水,当你从中倒出更多水的过程中,你就会往里面倒入更多的水,那么当你创造了越大的空间,你就需要带入更多的空间。这就是它的一个含意,实际上如果你能理解这一点,很多事情都会随之改变,实际上并不是说你到太空就是你自己到太空,我们需要理解信仰本质是什么?我们要向冒着基督的名字,实际上你无法向他们祈祷,如果你去朝向麦加或者耶路撒冷,如果你在外太空的时候,因为这个时候就有2个问题,一个是地球在旋转,第二个就是你也不知道在什么位置,所以你需要去学习,去将你的内在的自我去寄予,希望它到哪里去。当你把食物给送到孩子嘴边去喂他一样,就像磁引力场一样,它们之间相互关联的,如果你相信了某个先知说教或信仰的话,实际就是把你的场体的强度就和这个目标做了一个连接,所以我们把他称为先知,那么有些人向这些雕像去祈祷,而我们所做是寄予,这种给予它实际上并不像祈祷祈。实际是把我们的部分寄予了实体,而同时,因为我们寄予过程同时我们会获得更多,这样我们就会从另外一个角度收到启发,你会看到一些人在认真的祈祷,并不是在打发时间,而且还在某些特定的日子去祈祷,实际上就是你在冥想的时候通过寄予你就会获得更多,(和道德经第81章倒数第1.2句老子最后一句话意思一样),那么你在寄予的过程中就相当于你把口袋里面的东西都清空了,这样就会有更多空间装入更多的东西,这样你就理解了你就会受到启发,所以你就解释了很多的事情,因为我们实际上过多的被纠缠在这种物理形态当中,还有问题吗?  
ELIYA: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在杯子当中他们就提到这个问题就是,在盒中的甘斯的分层是怎么形成的,
对,它是自动形成的,我只是提个问题。
ELIYAkeshe你好,晚上好,我这边是早晨,我的问题也是关于gans,就是你是如何制造这些,如果你去观察图片,就是在书里有关于CO2的图片,我想DIRK做了非常优秀的工作,他试图把图片放到这一页的最下面,这样做看起来就是非常的方便了,你会看到2-3种不同的颜色在其中,那么在里面它会位于这些层当中,有的时候你会看到有一些在另外一些层中出现,因为它们之间的磁引力场的沟通就好像气体或者固体,就决定它们自己的层的样式,还有其他问题吗?





ELIYA:还有一个问题来SKYPE,S能听到吗? 我有一个问题, 凯史先生你好,早上好。或者说晚上好。我这边是早上,我现在在英格兰,我的问题也是关于甘斯的。
KESHE:你刚才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
ELIYA就是你是如何制造甘斯还有这些不同的物质的。
KESHE:我实际上是要制造出一个环境。 HELLO,掉线了,听起来。我没有挺清楚它的声音就掉了,又回来了。
ELIYA你在制作过程中有没有用到顺势疗法的情况呢?有没有把能量的签名放到这些水溶液当中呢?然后从中制造出甘斯。
KESHE:我不用顺势疗法,我之前也解释过顺势疗法的工作原理在一篇论文当中,但是我没有在这方面工作,我理解它的原理,我知道顺势疗法是如何工作的以及它为什么会有效,但是我现在实际上在很多案例当中我们几乎不再使用我们制造出来的这些材料,实际上是要制造出一个环境。那么现在在我们的肌肉萎缩的案例中,我们所用到的这样一个在这方面所取得的成功,实际上就是我们利用了新的技术然后制作出了新的装置,用它来创造了它所需要的环境,制造出了像是一种可以让细胞在里面相互作用的环境,这样的话它们在其中就可以非常融洽的在里面运作,然后知道该做什么,需要往什么方向去发展。
ELIYA听起来非常有意思啊。我还注意到在论文当中你还提到说你用到了这些甘斯制作的种子,然后把它放在了土壤当中种植一些植物方面的事情。实际上我对这方面的研究也是非常感兴趣的。我想知道这个和健康有没有什么样的一个关联呢?因为我在论文中看到你说用这种方法生长出来的农作物它的果实是非常有营养的。
KESHE:不不,不是这样的。我们现在还不是完全的清楚,我们所说的是我们观察到了不同的植物的生长状态。它果实当中的这些营养含量,还有对于人体的影响还有以,这个还需要进一步评估。有科学家或者由凯史基金会本身在未来的一些日子当中,对这个事情要有一个专门的评估。我们使用的CO2的甘斯,我们看到种子它的一个扩张,或者说它的特性的一些改变,在利用甘斯的过程中出现了这些情况实际上在目前是非常具有争议的一个话题。不是争议,就是我们进行了广泛的探讨针对这个问题。这种甘斯状态你需要理解的就是,如果说一个种子的情况下会生长出一株小麦,那么如果用了这种甘斯浸泡的种子种出来的小麦可能会长出2-4株的小麦。还有就是通过我们的一个成员,他自己亲自试验后给我们发来的图片,我们从图片当中看到的。。那么其中有一个就是小麦它就回到了它最初的草的一个状态,也就是说它长回去了。你知道种子它最初本身就是由草发展过来的。那么这些小麦有些种子它就表现出了这个最初的像长草一样的状态上。我们在一些实验当中看到了这些情况。
ELIYA哦,我理解你说的这个情况。因为我也在其他的试验中看到了同样的事情。实际上是一些有机的混合物。它能够把转基因的作物转换成自然的作物,它实际上就是把这种改良后的状态返还回了它最初野生自然的状态。





KESHE:我们也不理解这方面的一些详细情况。我们观察到了这个情况,但是整个情况还需要进一步的理解,因为它本身在农业方面有广泛的应用,我们和一些大学有非常密切的联系。和世界上一些最顶尖的农业大学有着密切的联系。在世界的某些国家,那么我们也希望能够和我们的最新的凯史基金会的团队成员一起来进行这方面的实验,和通过我们自己的科学家和大学进行合作。那么在撒哈拉沙漠当中的这些生命,在地球上最干旱的地区,目前来看这里面没有水的存在。那么也没有降雨,就是经常会出现干旱,所以我们经常会看到那里的民众会出现大批的移民,主要是由于饥饿造成的,我们看到通过这种材料,它的磁引力场制造出来的这样一种环境,那么它制造出了磁引力场的场体可以从空气当中吸收更多的湿气。
ELIYA所以呢抱歉我要问题问题,就是说是不是要把这种材料放入土壤当中呢?就是生长植物的土壤当中呢?
KESHE:不,不是这样的。我们的实验的一个做法就是,我们现在在我们的总部也做了一些小型的实验,在我们的外面的一块,就是我们要把这些种子先浸泡一些,使它实现一个涂层的情况,用我们的这些新的材料,然后你给它投入这样一个环境,因为它已经处于涂层的情况,那么它就会去吸收,实际上它已经创造出磁引力场,它的一个原因就是最终你会看到它会出现很多,长出很多株颈出来,是普通农作物的5-10倍,实际上并不是在做魔术,是有其中的科学道理,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你给了它过多化肥或者能量的话吗,它就会有更多的产量,所以真正发生的情况就是,我们给种子进行浸泡然后出现了涂层。我已经看过了报告,因为我们之前已经做了这方面的科研,是由我们的基金会的朋友锁做的科学研究,它所做的就是,他做了很多试验,比如把这些种子放入材料当中,比如有的放5秒钟,有的1分钟,有的5分钟,然后他做了记录。然后分别观察这些种子都会有一个什么样的表现,他做了很多相关的研究,我也非常希望他能加入我们后期凯史基金会新组建的团队中,希望它能够成为我们团队的一员,就是你把种子浸泡的时间够长的话呢。这样的话它上面形成涂层就会变得过厚的话,就会有一个针对收成会有一个不同的影响,也就是说会有产生不同的最终的产品,或者果实,它可能会出现收获的延迟,或者过早的收获,在后期的时候,我这里面就有了大量的各种种类的实验的照片,来把所有的一切都进行了图片的记录。也就是说它每个阶段都对不同品种进行了图片照相,所以呢,那么进行了涂层之后,当它和潮湿湿气有了接触之后呢,它就会出现潮湿的情况。然后呢,要取决于它是什么,还要取决于它从环境中吸取了多少的湿气。由于这个湿气潮湿呢,那么它其中会从中吸收多少的氮气从空气当中,所以它会找自己的水源和它所需要的化肥,所以现在就能够理解为什么一个种子它会长出更多的植株或者茎的原因了。然后还有非常茂盛的枝叶,因为它的种子已经有了新的特征特性,可以从环境中吸收到它所需要的湿气和氮气,所以在地球上最干旱的地区会有15%或者18%的湿气。所以它会有足够的水分来在其中生长种子。然后你也不用自己再去给它浇水了,因为它会去自己吸收它所需要的湿气,所以我们所看到的这个饥饿和饥荒,在非洲和埃塞俄比亚这些地区的饥荒饥饿就都会不复存在了。当我们把我们的学院建立之后呢,事实上还和几周前和他的大臣进行了讨论,或者说接触,就是谈到了我们会在他们的大学展开这方面的科学研究,这样的话它们就再也不需要有人因为饥饿而死亡了,再也不会看到由于缺少食物而产生大规模的移民了。你所需要唯一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只是给他们半生的这些新的材料,那么它就可以持续长达5-10的时间来够他们食用了,所以他们的种子就都够用了。所以实际上你做的并不是魔术,然后创造了条件在这些种子的表层,所以我们用到这些种子都是之前经过注册的种子,所有这些种子的特性我们都是已经或者了解的,就是种植它都会非常清楚,它也是来自世界上的一些顶尖的种子供应商,所以我们就了解这些种子的一切情况,所以现在你创建出一个环境,其中种子可以吸收更多的湿气,也可以收它所需要的氮气,





通过它的磁引力场在这个区域当中是,所以实际上你就给了它持续不断的化肥,它也可以给自己提供所需要的湿气,最终你所能得到的是什么呢?就是更加枝繁叶茂的植物就会有一个更好的收成,我们现在面临的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在米兰大学的科学家就在最近,就是我们想看一下这些果实当中是否会出现一些基因上的变异,以及如果有的话有多少的变异,那么这也是我们能够来到意大利的一个非常美妙之处。因为这个国家有众多这方面的科学家,我们可以和他们每一个人去会面想见。我们如果什么时候有这方面的需要的话,我们都可以去跟我们所需要的科学家来接触来理解我们想要知道的这些知识。那么现在他们农业部的人知道种子方面我们有自己的研究,所以他们也可以给我们安排不同的组织和机构来安排接触,来看我们能够是否做出一些改变。
ELIYA是的,听起来在农业商品上会有一些新的改善,不是吗?
KESHE:你的意思是什么呢?
ELIYA我是说在意大利它的农业也是很发达的,实际上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就相当于农业的地区。所以我们所在地实际上就是一个耕地的地方,我们现在就有足够的土地,然后邀请一些科学家加入我们,来进行我们自己的实验。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想再问最后一个问题,我实际上也在这个行业来工作,针对的是EM技术的研发,在日本。我是在和日本的一个??教授在合作,那么你有没有听过他的研究和工作呢?
KESHE:没有听说过。
ELIYA好的,我想他的技术和你的技术之间有很多的共同之处。是SASERO教授。实际上他的工作也让我就关注到了福岛的这些污染方面的一些情况,污染处理的一些情况。那么他们实际上也发现了在这个地区就有铯137的一个嬗变。在一些植物和花朵当中,他们对土壤进行了一些处理之后,就可以在这个土壤上进行了必要的种植。
KESHE:你知道这项技术它的一个问题就是,因为我们覆盖了太多的科学领域。从食物能源到太空探索到医疗,那么尤其在这个层次的科学,实际上并不具有一个独一性。有不同的科学家在不同领域都会有自己的一些独有的研究,这些研究可能和我们的这些个别的地方有些类似有些关联,实际上这些科学家他们就可以加入我们的团队,会有一个更好的理解。那么我们也可以依靠或者说和这些科学家合作。因为我们对我们所做的工作都是非常熟悉的。这样的话我们可以来共同的努力来把我们的这项技术实现在一个转移,就相当于让更多普通民众能够应用到这项技术。这也是为什么当你来到我们的学院之后你会看到。我们的学院它不会有几百名以上的这些工作人员,实际上只有非常少数的我特别挑选的一些非常少数的成员。他们也非常乐于来到这里来学习和工作,其中的原因就是我因为某些原因没有挑选这些人,比如根据他们的能力和知识,或者专长来挑选一些人。





当然在某些程度上,某些方式上我们会考虑到这些情况的,但是在更多情况下我们所选人的标准是:就是看他们对环境的理解和环境的这种相互作用,从这方面来挑选我们所需要的人才,还有去看他们的灵魂。如果说你的灵魂是正确的,那么你来到这里之后呢你会选择一个正确的方向,然后你来到我们这里还有一个良好的态度,这样的话就相当于你从我们这里最后也会带着良好的态度离开这里。我希望我所选择的这些人没有任何人是他只是为了自己的私立,为自己去学一些东西。这也是其中的一个原因,就是我们在第一周就设置了这样的规则,你们来学习的目的是为了分享,你的学习目的是为了让更多的人来学习,是去和更多的人去交流沟通。那么加入我们第一个团队的人希望他们也会成为未来的老师。在这个团队中可能会有1.2个人会掉队,但是总的来说,我所选择的这些人他们都会更多看重他们有一个正确良好的灵魂,而非它具体的物理形态,所以世界各地的科学家需要理解。不仅仅是在物理层面上,同时还需要在一个全局的角度来理解这样一个情况,这些人会把我们的事情向前推进。同时还有很多类似的情况和类似的事情可以做,我们都要一步步的向前推进。那么在这个国家做的农业方面的这些事情呢,在另外一个大学他们可以学习制药方面他们可以从中学习一些知识。那么另外可能在另外一个国家去做太空方面的事情,在我们的基金会因为我们把所有一切都汇集在了一起。那么我们把所有的一切都汇集在了一个旗帜之下,比如学习甘斯还有能量。然后大家都会最终醒悟,然后会说事情原来本来应该以这样的方式进行着。所以我们的方式并不会是和其他的一些大学这种教学方式是一样的。我们的知识是免费的,然后让他们自己来观察它们需要什么样的知识,这样的话我们可以更好的来服务于整个人类。下一个问题。
ELIYA是的,KS先生我这边有麦克,他想提一些问题。给它的慢一些好吗?请说问题,能够听到吗?是的,很清楚。
我有一个问题,我也想提的问题是关于反应器场体方面的问题。
KESHE:你说什么?可不可以请你再说一遍? 
ELIYA我想问你是不是用反应器制造出了这些甘斯呢?身体会如何来接受这些甘斯呢? 
KESHE:不是,我不是这样做的。我不会用反应器去做甘斯的,我制造了一个环境,如果我们的身体需要的话,某种的甘斯话它自己。这是一个巨大的差别,实际上你又一次谈到了人类的做法。就是人类想去创造新的东西。我不会去创造东西,我创造的是环境,如果人体需要某些东西的话我会去创造它的环境,因为有了环境后,它所需要的东西就自动的出来了。那么这个就是这项技术和其他技术的区别,这也是为什么你看不到它有任何的副作用,如果说身体需要它的话,就会制造出它的环境或者条件,这样的话有这样一个条件之后话就会自动制造出所需要的元素。 
ELIYA那么甘斯是不是也能够制造出人体的需要的甘斯呢?





KESHE:这要看它是什么,需要都少,从这个角度看是的。在不同的方式上你能够自己去决定,实际上你是通过胃来决定一切的,它实际上是通往未来人类健康的钥匙。因为你需要理解一些事情,我们之后会来传播这方面的知识,就是它是到底是怎么回事,就为什么有这样的情况。这也是为什么你的身体出现了某些状况你就会去吃某些草药。这个草药它会做些什么工作呢?为什么这个草药的某些成分就会到它要去的地方呢?实际上你允许的这个物质在场体当中,实际上就是腺体所需要的。通过腺体去使用它,然后让它得以吸收。所以你实际上是主要通过消化系统来控制这一切的。或者说通过消化系统周围的这些场体来控制这些,以不同的方式,但是你需要理解草药的结构,
你需要理解为什么或者如何植物有不同的形状和花朵,为什么有不同的高度,这些事情都有一个关系对于能量的吸收和磁引力场,为什么你有不同强度的水果,比如说不同的种子有不同的强度。为什么我们要去吃根状的植物呢?
ELIYA是的,我刚才之前也听到你说的这个问题,我也有针对这方面的一些问题,问题就是说在这些根状的植物和普通的植物,它们的果实之间有什么样的能量的不同呢?
KESHE:你在说什么?可不可以再请你说一遍,这边听的不是很清楚。
ELIYA我们的问题就是,比如说根状植物,土豆的植物,和树上的水果之间它们有什么不同呢?我是说从人体的需求来说这两个有什么不同呢?是不是有什么不同的量能呢?就是根状的果实和树上的果实之间。
KESHE:不是的,实际上你要看果实相对于地面的高度。(第五次翻译截止02:30:02)





那么草药它主要是能够吸收这种相互的作用,实际上草药是非常小型的植物,我们实际上都和土地链接在一起。它们和地球的链接要比我们的这种链接要更多一些。所以它们可以吸收更多来自于地球的磁引力场,在苹果树上悬挂的一只苹果,它就两者都有,一方面来自地球,一方面来自环境当中的,来自太阳系的,或者我们说上层空间的。你需要理解为什么会这样,你需要观察这些叶子的形状,叶子的形状告诉我们植物它能够含有多少而且为什么它会含有这些能量,以及含有了多少这些能量,并不仅仅只是长在那里而已。我们一直都是非常被动的,对于生长在我这些周围的东西来说。在我们的这个区域去散播的时候,我们周围有很多的葡萄园有很多的水果,蔬菜,植物的种植。在我生活的地方,所以它实际上让我感到了上帝的美妙。每一种植物都有自己的结构,一片叶子为什么它们有现在所有的形状呢?有的非常明亮鲜亮,还有为什么它们会有这样的颜色?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尖锐的形状?所有这些都有内在原因的。还有就是植物能够从环境中吸收多少,树干它的形状会给你很多的信息,植物它是什么样的?可以用来做什么?它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能够去服务?实际上我们对整个世界来说在观察方面实在是太被动了,所以实际上就是在观察一些事情的时候太现实了。花一些时间的话你就会明白为什么小草它会有一个(02:31:58ONE SHORT?然后你去观察(某词)或者去观察香菜和欧芹它们之间的区别。为什么香菜它就有更强的一个酸的味道,你可以去观察它上面尖形的结构的数量,这些实际上都有含义的,但是我们并没有理解。我们只是成为了消费者,而没有能够理解这些。所以你如果理解了之后呢,为什么它们的根部是不同的,你就会知道它们这些场体的需求,为什么根部有很多的像淀粉一样的成分?为什么会不断去承载这些东西。因为它的环境允许它这样做。为什么土豆的种子长出来会长成土豆的样子呢?为什么会长出那么多土豆呢?为什么会在不同的环境当中,所有这些实际上都需要去理解环境的具体形态,还有它的状态。我们实际上变得太被动了,只成为了消费者和使用者,如果你在这个层面上理解了这些事情的话,你实际上就成为了一个指定规则的定义者,你就可以重复再现这个环境,就可以为它制造出它所需要的状态条件,那么这就是它是如何运作的,所以为什么会有这些草药呢?我之前也展示过一个小的装置,如果你参加过我们之前进行的1.2次的讲座你应该看过这个小的装置,这个装置就是这个机器呢看起来有点像球形的球体
(如图,来自埃因霍温演讲视频,地址见本文第四次翻译内)file:///C:/Documents%20and%20Settings/Administrator/Local%20Settings/Application%20Data/YNote/data/cndante@163.com/f9653e875c9540659ebda461ae67b766/%E6%9A%B4%E9%A3%8E%E6%88%AA%E5%9B%BE20146217497718.jpg,它里面有很多天线,因为天线它是球形的,会接近给我们能量来观察。只要它和我还在一起,我们就没有看到在它的肺部出现肺炎,大量积水出现的情况。因为通过我所制作的装置,我控制的是它的生产和转化,所以肺部它处于一个放松的状态,它就不需要进入到转换的状态当中,因为通过这个装置它可以转换它的能量,把肺中的能量转换到血液当中,而不需要肺部去产生更多的使用它的功能,尽管你仍然还在不停的呼吸,所以实际上你就没有让它形成湿度的环境产生,就是没有允许肺炎的情况发生。





如果我被允许的话我可以告诉你,EU他一直参与了我们在治疗昏迷症状的患者的整个过程,他看到了我是怎么治疗的过程的,EU他也参与了我们针对其他几个昏迷患者的整个的治疗过程。他本身也是一个医师,我非常尊敬他,他是一位很有才能的医生。同时,他也具有很渊博的知识,他就参与了整个的治疗过程,看到了我是怎么来治好这些病患的,只要这些志愿者仍然还处于我们的治疗当中,如果我们还可以控制整个的状况的话,那么在差不多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我们就再也看不到他有任何的肺炎的情况.因为你把肺部的这些压力都给它去除掉了.你所要做的只是把它的能量给转换出去。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经常说,在氧气是从来没有跨越肺部.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说从来没有氧气跨越过肺部.因为实际上你是转移了这个能量,然后它就行使了同样的功能,这样的话身体上它就不需要去这样做了,这样它就可以允许肺部能够有一个好的休息,来进行自我的一个调整,自我的修复。或者说制造出正确的条件。那么事实上当这个肺部它出现了这种塌陷,崩溃的情况,也就是说由于你不停的常年的这种吸烟的习惯,使这个肺部缩小的话,这样会造成这些通道的变小,或者说变窄了,这样你就改变了肺部当中原来的条件或者是环境,这样的话,在其中这个氮气就没有办法再去完成自己原来的工作。那么由于氮气无法正常的来去完成自己之前要做的工作,无法再去做这种中心化和释放能量的这些工作。它之前需要让这个氢气出现电离,以一种正确的方式去电离,然后来释放能量,这样的话你就会出问题了。然后你会发现这个肺壁就会出现一些恶化的症状,出现一些病变的情况。这样的话,各种各样的问题就会随之而出现了。所以你需要理解为什么肺部会变黑,变成黑色的这种情况。为什么它会变得更重一些,实际上你是可以逆转这个过程的。我们实际上也针对这个情况进行过测试和临床的试验。也就是说你需要理解它整个的过程,所以同样的这些植物的叶子也是一样,为什么在夜间的时候,它会释放出氧气。然后以另外的方式来吸收这个氧气,为什么它在某些固定的时间来释放这个氧气。白天或者是黑夜,有些植物是以相反的方向来完成的,有些植物它做的是相反的。有些有海洋当中,在水中的这个植物它和在陆地上的这些植物,它的这种释放的过程是完全相反的。都是需要我们去理解的,因为这个环境场体,还有来自太阳和地球这个磁引力场,它是在不断变化的。这样也会直接地影响这些植物,无论它们长的有多高,这都无所谓。





因为它都是同样的,如果你回过去来观察一下,为什么在高山上会长出那些高大的松柏树。然后它们生长在这种高稳度的区域,然后还在一个寒冷的环境当中,看上去像一条线一样,它的叶子就有一个尖。榛叶的这个尖,它实际上是这个星球的磁引力场它的一个连接,和太阳系的磁引力场之间的一个连接,和环境之间的一个连接,每一种植物它的叶上都有那个尖,你仔细到外面去看一下,即使是那些圆形的叶子,还有那些圆形的叶子,它看上去它没有那个尖,但它有一个特别的目的的。那你会发现它们通常是非常的宽,厚,因为它们是以不同的方式来运行的。如果你去观察所有的那些树木,还有那些灌木和类似的这些植物的话,它们大部分,叶上都有这个尖的情况,就是非常尖的那一部分。它都是有原因的,它这个地方就是一个连接点和能量的吸收点。所以今天我们这个交流结束之后,你可以到外面去找一个莴芹的叶子去观察,然后我们再去找一个芫荽,或者是香菜的叶子去观察,看上去像是一样的,但它们却有完全不同的属性,然后你再去观察它们叶子的数量和在叶子上的这个尖的这个状态,然后你就会明白为什么芫荽它会有完全不同的,非常强大的能量转换,来相对于这个莴芹来说.然后这个氧气的传输都是一样的。这些草类植物它实际上会寄予同样的能量,也会有同样的氧气的释放,和树木的叶子所做的是同样的。但是它是根据自己的尺寸或者是纬度,根据它的尺寸来做出一个等比例的一个释放。这也是你需要来理解的,它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一个原因,你需要理解它的这个结构,植物的结构,然后你就会理解造物的这个结构,还有转换的结构,可以在宇宙学当中找到一些相似的结构,如果你能够理解整体性。你就可以去举一些例子,在一些植物当中,你可以举一些在太阳系当中的这些例子,同样你可以在具体的人体结构当中找到一个类似的情况,或者说在任何的方向上都可以找到。因为一旦你理解它的最基础的这些原理的话,你就可以找到一些相关联的这些情况。然后找到类似的这种情况。这也是我们基金会的目的之一,它实际上就是把基金会这些基础的这些知识,给传播出去。然后你就会可以自己看到这种类似的情况.在宇宙当中我们找不到有这个植物,但是我们如何能够找到,或者是调节到寻找黄金的磁引力场呢。我们如何来调整到某些特定的磁引力场来寻找,比如说是寻找芫荽,因为我们的身体需要它。





所有这些事情我们都需要去学习和理解它,然后就像我说的那样在宏观和微观的层面上,实际上它们没有什么是不同的。无论是宇宙还是星系,还是人体,或者说是一只小狗,或者是植物,实际上它们都在同样的,在磁引力场同样的一个水平上来工作。所以你只需要理解它们的一个连接的一个过程,素以你可以到一个地方去,如果你不理解的话,你会到另外一个地方。
如果你没有从一个全局的角度来看懂这一切的话,为什么你要到另外一个地方去呢,为什么说这个星系它会有这个点呢?上面有一个涡旋的这个点状的形状,它会以这种不同的涡旋的方式向上旋转的,为什么我们会长出手指,为什么会有头颅,你可以把旋转的星系和另外的星系放在一起,你就会看到有这样一个bin(鞘?),为什么我们会在某些固定的位置上看到一些行星。在星系当中,这种我们希望能够寻找到有生命的都是希望能够在那些具有物理形态的行星上去找到这种生命的存在,这就是比较时髦的做法。在星系的中心处你可能会找不到这种行星的存在,但是它会有一个压缩的简约的情况的存在,或者说紧凑的情况存在,它们实际上有生命的存在,但并不是以我们所希望能够寻找到的形式存在的。如果你想寻找生命的话,你可以去手指尖上去看,这里它有足够的压力,如果它有足够的压力和足够的空间的话,它可以允许磁场降低到一定程度,然后转换成物质就会导致一个星球的产生。但如果你想去寻找生命的话,在星系的中心有许多的生命的存在,在黑洞的中心和行星的边缘上所拥有的生命的数量是一样的,你需要理解造物的结构,我们已经理解了造物的整个的全局的情况。这就是我一直所说的,但是很多人都没有理解的地方。我就是开始,我就是结束。因为我已经理解了整体的情况。你就会理解上帝的造物,也会理解灵魂的创造,你也会理解如何用灵魂来支持你的具体的物理形态。那么在某一种条件下,你如果想改变一个人,实际上并不需要去帮助他去看他碰触他去看到他。
VINCE:有人问我们正好在这方面有一个问题,是来自JOHN提的问题。
JOHN:凯史先生你好,现在比较习惯去到K?(某地点)去看这些人,我以某种形式和上帝进行了连接,我以这样一种方式来观察,那么我和上帝对话,然后可以接收到他和我的对话,在这种方式当中,我就接收到了ELIAN(背景当时有人不断地说话,听不清他在说什么)这是我举的一个例子,我还有很多的例子。



KESHE:你可不可以重说一下你刚才说什么?可不可以把你最后说的那段再说一下?
JOHN:好的,我有一些感受,就是通过来做一些特别的连接,通过和上帝连接在一起,并且能够接收到他的说话,然后向某人来说话,然后这个人他就会彻底的被治愈。举个例子来说,我有一个GOTER?(02:56:37某词),他即刻回到了原来的大小上。
KESHE::你刚才说你有一个什么?
JOHN:有一个GOTER,人们最初有一个缺少H???它就有一个腺体,有些人他们就缺少GOTER(02:57:12某词),实际上他的FROTER??尺寸很大的,这样的话,就不再有了TAROR,然后即刻就可以解决这些问题,由于他的腺体就可以得到解决。另外一个人因为他有这样一个比较高的温度,那么他经过这个过程之后,即刻他的高压就消失了。这个人就可以立刻地被治愈了。顺便说一下,这个人他是THRIDOG,我的问题就是你怎么来看这个问题?来看这方面的情况。
KESHE:你是指的那些方面的情况?你是看到了上帝还是说你看到了改变?
JOHN:就是说我感受了上帝的这方面的情况,通过这一些发生的事情。
KESHE:所以实际上你没有看到上帝,因为你看到的这些变化,所以你以为你看到了上帝,是这样吗?
JOHN:也看到了我自己,这些情况在我的自己身上也发生了,同时也在那些病患的身上发生了。但是有多少,你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当好多少人呢?通过这种方式,你可以治好几百万人的病痛中呢?还是说只能治好几个人呢?我想问的就是,如果说有一百个人有这样的疾病,你能够把这些人都治好吗?每一人你碰了一下之后他们都会改变吗?都会被治好吗?如果他们有这些疾病的话。
KESHE:这个不能的。
JOHN:那你是说只能治好某些人了。
KESHE:应该来说,对于每一个来说,都可能会有一些失效。但是我想可能会对其中一半人都会有一个完全的治愈效果。
JOHN:好的。
KESHE:我们还是回到刚才我对德克所说的那种情况。你所拥有的是这些最基础的成分,就是我们说的分母,拥有这样一些共同的特性,这样的话,你可以实现这样的一个连接。(第六次翻译截止03:00:02)






有些血液可以做到这一点,如果你给我带来了某些病人然后我用手去碰触他,我不会因为碰触他而治愈他,很可能我会让他们死掉,但是某些人有这样的特性,通过他们的磁场碰触到他们,这是我最近和一些医生的谈话内容,现在我们实际上不应该去检测血压而应该去它的测量磁引力场的强度,能够分辨出哪些是情感这部分,哪些是它具体物理形态这部分的,这就是人体的实体的磁引力场,你就可能属于其中一个。所以有些人具有这些功能特性达到某一个位置。
VINCE:那可不可以改变这个共同特点呢?
KESHE:不是,这个是与生俱来是你的一部分,你没有办法去改变它。我看到某些人他们能够做到这一点,我见到一些能够做到这些事情的人。他们并不是治愈师,就像我之前所说那样,你去观看一场足球比赛,上百人在看台上,你不会和他们当中任何一个人去相爱,但是当你回来在路上的时候你看到了一条狗就喜欢上了这条小狗,但是这个狗也有同样的感觉,相当于你们两个相互吸引,但是有些人就能够做到这一点。这是由于他们利用血液中的共同特点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在未来的时候我们将会去测量,实际上这也是我之前所说的做法,当时在午餐的时候说道这一点,当时和RICK说的,有些人就理解我在说什么。你需要测量的是共同的条件在身体上的场体,如果你有共同点的话,你就可以实现这样一种链接。它到底多少程度上能够影响人体的健康和治愈这些疾病,但是你却没有办法用这个方式去治疗整个700万人的身体的疾病,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吗?你如果看到上帝或者造物主,它是另外一种角度来看这个问题,因为这种造物需要的是具有相应知识的,实际上是需要一种知识或者作为一种链接出现,就像我所说的你并不需要去碰触到它的具体物理形态,你可以通过你的灵魂碰触到它,可以通过你情感的场体去碰触到他,来改变一个人。这样的话他们也能够理解然后能够感触到这种场强,你需要去具有这样一种场体的强度来理解这一切,什么是上帝?为什么我们把它成为上帝,因为是我们不理解它,但是我们应该知道上帝就在我们之中,我们就是上帝的一部分,所以你所理解的你所看到的就是我之前所解释的,如果你能够处于这种一致状态,应该说灵魂它并不会一直,比如说你和灵魂有了接触相当于造物这个维度的领域和另外一个人,你并不需要具体的物理形态,通过灵魂你能够理解所需要的是什么并且把它通过具体的物理形态转移出来。你所做的都是通过灵魂表现出来,这就是人们越来越理解我所称的人体的情感部分的功能,因为它并不需要一个物理的存在才能够在那里,但是我能够感觉到它的存在。就像我们已经非常依赖于我们看到的东西,但是我们看到有很多星体还有太阳系,实际上它们对我们来说都不可见看不到的。但是它们就像我们一直都是存在的,就是行星的造物。我们可以跟它保持一致的状态,可以跟他们调整到同样的一个状态上,在未来看到他们,因为我们知道如何去观察他们,通过这些我们就可以进行沟通,任何灵魂是一样的,当某些人他们身患疾病,你和他们有所接触的时候,你实际上并不需要去观察他具体的物理形态,就好像是你做梦中梦到你的父母15年前就去世了一样,我应该和你们说这些事情。





因为通过灵魂的链接并不需要具体物理形态的链接,但是通过这样工作的方式它的一个美妙之处就在于,或者说和上帝相接触的这样一个美妙之处就在于,无论你把它称为造物主还是上帝,因为你可以看到以这样的方式去看待这样一个事情,就是说灵魂它实际上并没有任何需求,它们也不会去进行一种偷窃就逃跑这种行为,它们所需要的是非常非常少的,以便能够保持它们所处于的状态。所以你和不同的维度相互作用,通过在不同的位置,这是我最近和德克讨论的内容。昨天他就说某些人在某些地方,所有人都在释放能量或者向他的光环释放能量。上帝才知道哪一个才会起到具体的作用,因为你也不知道哪一个有效,因为很多人都在最这种祈祷的行为,你也不知道哪个有效因为很多人都在祈祷,因为大家都在做同样的事情。那么祈祷是什么呢?你也经常去这样做,你的脑电波它有这样一种能力去改变到具体物理形态的方向上,或者改变具体物理形态的方向。这是一个非常直截了当的做法,但实际上有很少人才能做到这样一点。这也是我们凯史基金会的一个努力,我们实际上也在试图制造着这些装置,它们可以接触到这两者,都可以接触到。因为作为一个装置它并不会在意谁是谁,在哪里,我们制造出的是我们所称的是心里的警察,它实际上是同样的一个过程。你可以改变它的心理,你实际上允许这个人能够理解它之前所处于的这样一个位置,实际上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学习过程。它实际上就是诱发了死亡,通过心理的一个周期诱发的,如果有人患了肌肉萎缩的话,是因为情感心理部分循环周期诱发的,没有办法给他们服用药物来改变这一切。但是你可以给他们场体,这样的话他们能够理解他们之前如何变成这样一个状态的,这样的话就可以改变它,他们就会记得起这些改变的时间,就是心理周期的时间。然后我们就可以看到在这些某些固定的时间,他们就能够改变,记忆起他们之前改变的时间。我们的这一拨新的肌肉萎缩志愿者来到我们的凯史基金会,它会告诉你具体那一天是什么时候,发生了这些事情。所以我是不是通过我们的装置来接受到他们呢?还是说他们是通过我来碰触到它的呢?我要特意和他没有一个直接的链接,所以我实际上并不需要在这里才能碰触到他,但是实际上这项技术就可以让我们理解我们的基金会还在这里,就像ELIYA当她未来加入我们的时候就会理解,这些心理警察,或者治疗心理的这些装置是做什么的,你可以改变任何人。你可以改变这些人他们所处于的这种想要自杀的状态,让他转变成最快乐的人。但是这是他们自己去选择,要这样做的,你只是需要传输他所需要的信息,然后让他得以实现。你就会发现由于你所称的这种结构的特点,你就具有很多人所有的这种基本共同点,就非常类似像你可以用1来除以任何数字,这是共同点,它就是共分母的意思。但是你不能用所有的数字去除以2,这样的话会有余数的。你有一个非常小的公分母,这也是非常可能的,因为它可以做到,我之前就见到2-3个人他们可以做到。
ELIYA:好的。还有一个问题,来自他的问题就是用你的这种理疗方法是不是要针对身体某一个特定区域还是针对整个人体全部呢?这个是表现出来的问题。
KESHE:应该是全部吧,两者都有。





ELIYA:好的。
KESHE:因为你需要理解的就是为什么那个部分在那里,以及这个部分和其他身体部分有什么影响,你不能单独把它给切除掉,因为它是整体的都有联系的。因为你知道在印度的时候如果。
ELIYA:是的。
KESHE:我是说你的这种说法的声音,你的说话的方式带有印度语说话的方式,在印度语他们叫??意思是说一知半解的医生对生命是非常危险的。实际上当你仅仅能够治疗这个问题的一半的时候,这样的话你本身就会遇到问题,另外一半就不去再管它了,所以实际上你需要对整体这两者都要去治疗。或者去关注,这两者都要去关注。实际上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并没有实现治疗。它实际上只是一个过程。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把它称之为医疗项目,健康项目的原因。治疗是医生的工作,我本身不是医生,我们制造出这些装置来去完成这个过程,身体就会自我进行处理。在计算机当中你就把它称为中央处理器,因为你给它信息它就根据人体需要来进行处理。
ELIYA:是的。另外一个问题就是你用什么来测量以及如何来测量,以什么样的单位来测量,这是另外一个问题,我看到这个问题,上面说用千兆赫还是毫兆赫?
KESHE:我看到你刚才念的这个问题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首先这些事情是具有物理形态的问题,这是一些具体的问题。

ELIYA:那么你是如何针对某个人或者其他的人做出哪一种形式的装置,你需要之前做什么样的调研呢?那么你需要就是决定制造出什么样的材料给这些人呢?
KESHE:我有做这些事情的装置,我有实现做这些事情的制造,第二点在这些年的过程中,我就有了一个非常熟悉的做法就是知道怎么样才能够制造出它所需要的等离子体,或者含量计量是多少,我并不相信共振的说法,共振是出于物质层面的事情,当你处于同一个频率当中它实际上都是处于物质层面的事情,但是当你在和等离子体层面做事情的时候它是没有频率也不会有震动之类的事情,它都是等离子体。等离子体它是经历了一种非常自然的释放的方式,就会出现它自己的场体强度。
ELIYA:另外一个问题背景声音是什么呢?在人体的胆结石和肾结石怎么产生的呢?
KESHE:你说什么?
ELIYA:就是在这个问题当中的肾结石和胆结石怎么创造出来的呢?
KESHE:当你有石头你去分析一下你就会理解胆和肾会出现什么样的变化,它会使得它处于一种固态化,使得物体处于固态的状态在它的那一部分器官当中。让我来以一种非常简单的方式解释这个问题吧。比如说你有一个水壶,然后你可以用它来接水盛水放在厨房里。那么如果你把你的水桶水壶将里面的水达到一定的沸腾的这样一个温度,它就不会出现任何钙化的情况,如果你的水壶你在里面倒入的水有不些许不同的温度的话,或者说钙的话,将会在水当中出现钙化的现象在这些元素当中,水桶或者水壶本身没有变化,而水本身也没有变化。所以真正发生的就是当时也发生在人体的地方发生了同样的事情,它的温度或者磁场的压力些许的改变了。这就允许了钙化的出现,也就是说实现了固体化的状态。这样的话你需要理解这样一个状态后会剩下什么。





同样的事情将会发生是因为你看到它的胆或者肾这个结石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你的主动脉当中。在动脉当中也会出现固态化的一个状态,比如在你的脖子上面,这些医生需要把它给切开然后去做清理。为什么你会有胆固醇,它们实际上都处于同样的一个过程,但是是处于这种液体还是说固态的一个状态,当你在血管当中出现沉淀物的时候,在你的颈部因为它要给你的大脑提供血液的。我们就知道它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因为有的时候它可能有几秒钟的看不到东西的切开,或者相关问题就出现了。为什么你会出现这种固体化的状态呢,因为在血液中的环境和压力它出现了改变,所以将血液输送到大脑血管当中。由于这个原因还有同样的沉淀物,那么就出现了一个固态化的状态。因为它所处的环境的磁引力场改变了,现在进行的一项实验,那么这项实验也正由来自德国的医生全程监控着的,就是在这方面的一个实验。我们想去观察主动脉它能够有多开放多大的一个程度。同时我们在另外一个国家也在进行一项实验,医生也在进行同样的一个检测。就是我们如何来打开动脉,通过这样一个过程,我们改变环境的磁引力场,这样就不会再有这种固体的状态的形成,也就不会出现钙化。你需要去观察它的肾,去观察它的胆,其中发生了什么改变在它的结构上,在来自大脑的这些指令发生了什么变化导致了这些事情的发生,很多事情都有这种钙化或者固化的情况。实际上部分都来自于通过它这个局部的一个腺体所发出的这些指令产生的。部分也是来自于大脑的,因为它知道在身体当中其他部分出现了问题,你需要新的技术的领域你需要观察的是两件事情,一个是情感的一个是具体物理形态的。那么他们这种情感和物理形态的链接,为什么我们会患上癌症呢?在我们身体的某些地方,有一些什么样的原理。它和我们的情感上有什么样的链接呢,为什么说这个情感这个部分会向我们身体的具体物理结构释放出一些信息,来促成它的一个癌症的产生。它的功能出现了哪些障碍呢?是什么在控制着癌症的产生呢?我们把它称之为癌症。它可能是很有害的,同时它也可能也是很有益处的。但是我们需要找到为什么会是这样的情况,这些事情就是我们打开了整个一个情况去了解全局,然后他就坐在他的旁边,因为他当时也病了。我在之前和一位后来成为医生的一个人来合作,他的父亲也是一位医生,然后他说在病床上这个人他的血样测试,然后我就向他解释说我是如何来看待这些血样测试的,然后他就说为什么他们不在医学院来教我们这些知识呢?因为如果按照我们去看待血样的方式去看待血液的话,那样你就会非常容易找到它的一个治疗疾病的解决方案了。随着我们做了越来越多的这些研究工作,我们就越来越发现这些事情是可以解决的。这些就是我们看到的过程也希望当像你们这样的一些人加入我们的时候,可以把这些知识通过你们所掌握的这些医学方面的语言转换出来,而不是以我们这些像文案的所使用的语言把它表述出来。你能看到的这个问题就在于。 (第七次翻译截止03:16:00)



你知道我是理解这些场体,所以当我们在建立基金会的时候。你在它的上面聚集场体,在它的上面拥有这些综合这些场体,有物理、化学、还有生物。比如说从物理,和其他的这些东西。让我来把这一切转换成更高的一个水平,对我来说有的时候也是比较困难的。但是因为你们是医学领域的专业人士,你们就可以在这个层面上去理解它。而且其他的医生也会理解你的这些说法,因为他们能够听懂你在这个级别上所用的这些语言。
ELIYA:是的,它们是可以理解的。
KESHE:我也希望是这样的情况,我也希望能够向其它的医生来传播这些知识。
ELIYA:我还有一个问题,是保加利亚团队的,就是说人们能否持续不断调节自身的这些光环,还可以影响他人。是否有可能让这种药物来创建这样一种条件,就像在它的大脑中生成LCD那样。
KESHE:不能,之所以不能就是首先说,我们身体是动态的,作为动态的实体。不同的流体和不同的材料在你身体当中,比如有心脏,有一定量的铜,还有一定量的铁,锌和钙这些元素,都必须要流动。所以你是无法调节它的,如果你去调节它的话,必须是一个固态的状态才可以,就是这样一个情况。作为一个个体这是不可能的,作为一个动态的实体是没办法去进行调节的。不论你否在食用同样的食物这也是没有关系的,还是同样的结果。但是药物是有不同成分的,通过我们这项技术在不同的人身上测试的情况,加入了药物之后我们看到了一个整体上的抵消。实际上,之后他们就不再去碰触香烟了,他们就不再使用烟草很多年。因为他们的这些疾病和所遭受的这些痛苦,因此也就不会有强烈的欲望去使用这些东西了。
ELIYA:好的,其他的一些问题就是说,我们用的手机和WiFi这些场体对身体会不会带来影响,如何免受这些带来的影响?
KESHE:实际上你是没有办法来预防这些东西的影响!实际上,wifi已经成为我们生命结构的一部分了,所以无论在非洲还是在欧洲中部,实际上这些地方都会有这些场体的穿过或者存在,还有些地方具有很强的密度且持续存在的。当我们在临床治疗癌症的时候,脑癌有些是由于使用手机造成的,我们也正在对它的形成机理进行监控,一些医生也在关注着这些事情,他们也在观察经过化疗之后会有一些什么样的情况,还有一些核磁共振的结果,也就是我们本周做的结果,他们也在进行观察,一直关注着。所以当我们使用手机的时候不要把手机非常靠近耳朵来打电话,如果可能就用免提方式,你就改变了(电磁波)聚集的方向。我实际上也向一些医生解释了这些情况,有的是几周前解释手机使用的问题。其中就提到了,我们使用某种品牌(手机)给世界各地多人去使用,并不是所有人都会患上脑癌,那些人他们的磁引力场的结构在某种条件下去匹配手机的系统,这个时候就会形成一种连接,这个时候你就会看到他的大脑的结构会有一个改变。你可能会使用相同的装置,就是之前我和医生所谈论的,你可以好几年都使用这个手机都不会有问题。但是比如说你在使用手机的时候,有些事情突然在你的面前发生,这个时候在你的情感上或固定身体上受到了一种震惊,这样就会产生不正常的场体,这个时候你就形成一种连接,它实际上就可能形成癌症的种子。并不是所有的手机都这样,我们现在进行的一个个案可以把这个情况说的很具体。这个人的肿瘤已经被医生切除了,现在医生正在观察他的情况。观察这个患者,这个患者也正在接受化疗。我们就可以在一个长远的情况下他会有什么样的一个效果。如果由于你的生气,或者受到挫折,在这种情况下发生改变的话。或者有一些人给你关于使用手机的一些错误的信息,那么你会创造出另外的一种场体,这种场体能够影响到你从手机中所接收的场体,有些东西你需要去意识到这些情况。背景有很多噪音!
ELIYA:是的。但是背景中的人听起来还是清晰的。



KESHE:好吧。所以实际上发生的事情就是当你携带手机,手机就会和这个星球上的任何地方发生一个连接,你实际上始终是连接在一起的,就相当于你一直在接收着能量的,不然的话这个手机就不知道你处于这个地球的什么位置。所以这种能量的传输是一个持续不断的过程,如果没有它的话就没有这种传输线路的存在了。你没有办法去让自己免受于这些场体的影响,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你能够在他们之间所处的距离,通过这种方式来保护自己,你如何通过这种遥控的方式来去除他们(的影响)。和我在一起的人他们会看到我很少用手机,除非我不得不用的时候,也就是说我很少把手机紧靠耳朵使用,我说话的时候通常都是用免提的方式,所以我在使用的时候尽可能的让手机离我远一些。所以说你在这个情况下有了这样的一个连接。就好像一个先生,他的手和他的思维连接在一起,这是同样的一个过程。实际上并不是我和WiFi的事情,实际任何人都可以转换的。我看到一个朋友发来一个邮件,她说她正在销售一个装置,吸收手机中一切的有害波。根据物理学定理,如果你移动某些东西,就会有另外的东西来占据这个地方,所以实际上使用这些装置去除一些频率的话,比如一些波长的话,实际你会制造这种波的一种空缺(波峰)它本来就在原来的地方存在,以微弱方式存在,如果你在它周围使用这些装置之后,把它给移除掉了,实际上你就会创造更多不同场体的一个通过。这样一来,对我来说就不好用了,但是对他们来说是好用,我们的身体(他们说)使用的是正电子,那个技术使用正电子去除有害的东西,但是他们所使用的场体,实际在email里说的使用的电子,是和正常的方式不同的方式运行的,我回信说,你说的所谓的正电子我们也不知道它能带来什么样的危害。当电子都在同一个方向上运行的时候,实际上就有了足够的问题,现在你又加入一个正电子在其周围,实际上这个时候就会出现这两个场体的摩擦,这个时候只有上帝才能拯救你了。我们不知道其带来的什么样的危害,它实际上可能在吸收这些频率。
ELIYA:好的,还有其他问题,PH水平对生命和身体的重要程度表现在什么地方?PH就是盐和酸的含量。
KESHE:是的,你可以回到最初所说的关于人体消化系统的回答的内容,实际已经回答了你的问题。在讨论到在我们的胃当中酸碱是如何被使用的,做了什么,如何允许被转换成GANS的。
ELIYA:好的,还有一个西班牙团队的问题,如果让我们能更加强壮的话,是否能帮主我们免受辐射的影响?
KESHE:这是一个非常恶作剧的问题,但是我可以以一种非常简单的方式来回答你,
ELIYA:这里有恶作剧的难应付的友善的人。(笑)



KESHE:不是的,我要说的光环是什么?光环是大气层,实际就是一种磁场,当你的身体的磁引力场和地球的引力磁场相互作用的时候,就会制造两者之间的的摩擦,这样就会制造出残留物,也就是剩余的元素实际上就是4个场体之间摩擦的结果。看起来就会有不同的光亮,这就是我在很多讲座里谈论的情况,比如说地球的磁引力场和太阳的磁引力场相互作用时会看到光亮,同样的情况就发生在你的光环上,如果你把你的磁引力场变强,也就是把你的光环变强,由于你增加了磁引力场的强度,那就说明你获得了比你排斥掉的更多的,所以会导致吸收的比你想象中的更多。实际这就是它的运行方式,如果你是这方面专家的话, 就是说把它的排斥向上去反应出来,在你身体中的细胞就需要这些,然后你会有更重的重量,因为所有的都更加轻一些,因为它需要制造出那种引力场。当你有一个更加强大的光环时候,你实际上也就能够吸收更多,就好像和你所要要释放出去的是同样的,所以实际会和你达成一种平衡,这就是有一种平衡点的情况。
VICNE:是的,就好像你可以和更多场体匹配,可以吸收更多的场体。
KESHE:是的,很可能是,而且你会和更多的场体去匹配,你能理解吗?
VICNE:是的,它要遵守他的压力级别吗?
KESHE:不是的,是场体强度,你实际吸收更强的场体强度。如果你有光环,实际俄罗斯人在这方面,是非常有优势的,俄罗斯人在这方面的技术有丰富的经验。实际上问题就是我希望有一天俄罗斯科学家,在太空科技方面的科学家,能够开放他们技术的潘多拉盒子,实际上他们有如此多的技术,我是非常敬佩的,我也希望他们有一天不再严格控制他们的技术,就可以和我们分享这些技术,他们有非常丰富的这方面知识,我知道的这方面的情况,我也了解他们的科研中的非常少的情况。但是,即使这样我也知道他们在这个领域有非常丰富的知识经验,他们用这些知识用在不同领域,太空、医学领域。我们看到的光环,实际你没办法制造强大的持续不断的光环,无法做到的持续不断的维持这个光环,对我来说是不可能。就如我说的你有一个动态的身体,动态身体是就无法完成这样的事情。



VINCE:是不是因为光环需要适应它的大气环境?
KESHE:不是,它不会去呼吸,光环实际是引力场的相互作用,所有的原子还有身体中的等离子体他们中和在一起,相对于你的环境的磁引力场的相互作用,这就是说光环它是一个大气层。我给它取的不同的名字而已,它实际上是你身体的大气层,还有你的环境。地球的光环就是我们的大气层,它是蓝色的,这也是由于无论这个星球上有什么条件或状态造成的,是持续不断的同样的这些材料造成的,所以你的光环是一个持续不断的动态的流体,相互链接的,始终保持同样的状态。
VINCE:我们的人体光环实际上会相对于地球的磁场的变化做出相应的变化吗?
KESHE:是的,这也要看我们日常都食用了什么,如果你常吃肉类的食物和食用蔬菜产生的光环是不一样的,光环强度不一样,如果你总是吃一种类型蔬菜,你就有不同类型的光环,因为你吸收了不同的元素,这就是我在之前的讲座中提到的事情。几天前澳大利亚人对我所做采访提出的事情,有人对我提出一个问题:我是素食者,但实际上整个的我们吸收的成分取决于食物,你不需要成为食肉者才可以吸收B12,因为我们可以通过豆类或蔬菜、淀粉吸收N12。因为有复合的属性,在豆类植物的蛋白质中,实际是嵌入其中的,如果不是这样,这些素食者永远不会产生这种裂变的,就不会有固态的身体,这就是你需要理解的不同的存在。其中(具有)一部分的放射性材料,我们需要的这些裂变或突变,即使对于我们的光环来说也是需要的。实际这种裂变是通过我们所食用食物产生的,有部分的光环需要这些东西。因为有些我们吸收的特定的物质,我们也希望在以后的时间里来解释这个问题。这就是我们食用的食物,或服用的液体,和我们呼吸的空气,实际是我们整体所需能量的大约20到30%,我们所吸收的绝大多数能量是通过环境完成的。他们从哪里来的呢,实际上是通过我们的光环、通过我们的“大气层”,通过我们的环境进入到我们的身体当中。通过加强你的光环,你实际就没有吸收到你需要的,实际上现在也存在一个误解,就是说,每天我们需要1600卡路里来生存。如果我们做出装置,在环境里你没有办法吸收任何场体的话, 我想你最多只能活2小时,因为我们吸收的很多的场体能量,是通过环境来完成的,通过我们的大脑,还有其他的一些地方完成的。
VINCE:他的反向方式也能完成吗?比如我们没有足够的光环,我们也会感到饥饿?
KESHE:那就会是将要发生的事情了。光环实际上是相互作用的,如果没有足够活跃的场体的存在,这就为我们昨天谈的情况,我很尊敬曼德拉,我们当时就在谈论会发生什么事情。他由于革命,由于演变,由于我们星球目前所处的状态,很有可能在成百上千万年中,我们实际上就不断地来重新再生,通过动物世界的方式再生,达到物理层面,因为我们的身体被食用掉了,你身体的能量被其中的一个给食用掉之后,可能是被鸟类食用掉了,或者无论什么,最终就会成为植物的一部分或成为了另外的动物的一部分,你没有拥有它的物理身体,你所携带的是身体的能量,所以实际上我们通过不同的方式转世,就是他是一部分一部分的转世,所以我们就携带这些光环。



ELIYA:你说什么?可否慢点?
KESHE:好的。下个问题。
LUDMIL:基本来说,刚才我们提到的光环等东西,是否是某些化学物质的合成?还有相互的作用,是不是这种情况形成的呢?
KESHE:是场体相互作用形成的。
LUDMIL:是的。那是不是因为它原来拥有不同的化学成分的混合才形成的?
KESHE:什么是化学成分呢?化学成分是不同的场体强度,最强的化学成分是什么?你在其中稀释的最强的化学成分是什么?场体会弱化稀释,但仍然能保持分离的状态。如果你把糖放到水溶液里的时候,你没办法在很多程度上让场体在他的强度当中保持它的状态。还有其他问题?
ELIYA:我想问关于B12和怀孕的问题。
KESHE:哈哈。你也听过那个采访?
ELIYA:是的,你当时解释了环境方面的问题,但是我的很多患者他们也非常关心这个领域的问题,可否重复这方面的情况?它如何影响我们的身体健康?是关于b12 对人体健康的影响。
KESHE:B12和怀孕是没有任何关系的,B12是相关于细胞的分裂和控制的问题,控制细胞固态化的形成。
ELIYA:还有叶酸的问题。
KESHE:叶酸在怀孕期间释放的能量级别,对于快速的分裂是必须的成分,实际上我之前也试着做一些事情,我到其他地方看看,很快找到它。
ELIYA:这是一个很有趣的问题,因为,妇女怀孕的时候,需要用到叶酸的药片。
KESHE:是的,因为你需要它,你需要这种能量允许细胞分裂,快速地分裂,它需要以比较快的速度给与能量。所以这种能量来自什么地方?这就是我所说的放射或者辐射,如果它不能够快速的辐射,我们就没有办法去吸收他们,所以需要某种东西能够快速释放能量,我们所说的放射性材料就是这种情况,就是核元素的释放,或者是我们说的放射性元素的释放。如果你观察叶酸的结构,为什么是这样的结构,为什么会有快速的能量释放?因为是它和氮气的链接。它拥有大量的氮,氮是用来创造出这些放射性的电离的成分。你只需要观察叶酸的结构,有巨大的数量,2468个组合的氮。所有的氮气都会拥有氢的键(价),就是含有氢的价(约束=价)。



氮气和氢气在一起倒地要做什么?实际上就是要释放能量,这就是我之前所解释的在肺部中发生的事情。所以它具有放射性元素的属性。放射性材料是什么?辐射是什么?就是实际上就是可以向外释放磁场的东西,就是我们所称的放射性元素或核材料,它实际就是这样的情况。叶酸由于它大量的单价或双价的氮,氮就在氢的旁边,就允许快速的释放出大量的电离,也就是说很快的释放大量的能量。它也是需要吸收这些能量以便让细胞分裂,这是它(氮)的放射性元素的属性。氮气是一个自然的放射性的源泉,在第一个论文中在第一份专利里也有。我们把他称之为辉光,实际上你可以释放出放射性元素,它处于一种软X射线的状态的。这就是所称的叶酸,它处于比X射线低一些,比极紫外线高一些这样的状态。实际就是放射性的过程,因为它释放出很多的辐射。同样的B12,它实际上也是一个能量的释放。在“骨头”的级别上释放能量,他同样也是一种放射性的材料。因为我们称为关于放射性的材料,实际我们对这个问题是有误解,任何释放能量、场体的东西,都可以说在磁性方面是处于一种辐射状态的。这就是有人把它称为放射性活跃的元素。所以呢,你可以测量这个磁场,就是这种元素,就是叶酸能够释放的磁场,它就会通过放射性材料释放出来,但是是非常弱的放射性材料释放出。你可以到google查查叶酸的结构,你会发现里面有氮,有单价、双价的氮,你可以看到所有的氮都是和氢关联在一起的。你可以看它的辉光,就是可以观察一下应用于太空科技的反应器所释放的辉光,这个时候你会发现你也是在用氮气结合氢气一起来使用,因为可以释放弱化的X射线。这些维生素B都是能释放能量的材料,就是我们核物理学家称的放射性的元素,因为他们能释放能量,然后通过团的方式,它还可以实现分裂,在它需要的时候释放出很高的能量级别。
ELIYA:好的,它对婴儿会产生什么影响?
KESHE:他需要这些,如果你想获得这些安全的细胞的时候,细胞需要足够的能量生存,然后能实现分裂,找到它新的制造能量的源泉。在它能够释放能量的阶段,它需要叶酸的支持,保持这个状态,因为就可以有足够的能量保持它的状态,不会出现任何的缺陷。
ELIYA:好的。我们使用叶酸是像药片那样来食用,还是别的方式?



KESHE:是的,因为你需要它,如果你不用就会出现缺陷,叶酸不给你提供支持。在100多年前,人们没办法得到叶酸,这样我们就发现很多人出生是有很多问题,但是现在可以利用叶酸来给我们提供营养支持,我们有70多亿人了。在非洲这些丛林里的妇女也没办法得到叶酸,我们在西方,在有着高度文明、教育程度的社会就使用叶酸。因为我们通过这种方式使胎儿在有营养的环境里发育。因为这样的话他的分裂的情况就会变的更加简单和容易。B12还有完全不同的特性,实际是以钴为中心的能量的级别,有人称之为钴,我们称之为钴的能量级别,能量是磁引力场的一个动态形式,或者是一个过程。如果你回到前面,观察B12的结构,你要从整个的结构来观察,它实际是完全被氮覆盖的,而且是有非常明确的方向性的,因为氮在它的那样非常小的这种就像我们说的,如果你往杯里放1滴或10滴水。1滴是非常少的,如果10滴就相对多一些。我可以给你读一下维基百科提到的维生素B的情况,维生素B族是由相互化学成分相关的成分组成的,这些成分都拥有维他命的一些活度,它包含了生物化学的稀有元素,就是钴成分。钴是最具有放射性的元素,所以为什么生物化学的特性会含有这种稀有的元素?它之所以含有钴元素,就是让氮能快速实现它分裂的作用。所以这就是因为去分裂,在身体里有活跃的迅速的过程,你就需要这种快速分裂,也就需要B12,因为B12能完成这个事情。快速分裂需要能量才能完成这个事情。如果没有能量就没法实现分裂,所以需要你提供支持。身体在这个过程中,实际伤就是通过我们的氨基酸的成分完成的。如果你去观察B12的结构,就发现里面有氨基酸的组合成分,看到有C,O,H.N在它的(分子)价里面,在相互链接中。所以我们的身体在千百万年过程当中,经过长期的适应,能演变出能释放需要的放射性材料,让钴元素成为它的中心,钴可以释放出β射线。
ELIYA:它就好像释放者,能够把能量团分离开?
KESHE:不是的,在身体里不能有激光。(KESHE听错了)
ELIYA:人们在怀孕期服用他。
KESHE:你不能够用激光,要用正确的方式使用它,它实际是动态的扩散能量的方式,是相互关联的。钴和氮实际并不会有一个聚焦的目标的,是一个球体结构的,它实际上会在它需要的点上,在它相互作用的点上产生这些能量。你需要理解它的结构,如果你理解了它的结构,你就知道需要什么。如果我之前提到过使用钴,服用含有钴元素的液体。有人说哦,这个人在使用或销售放射性的元素,就会来逮捕你,理由就是你使用或者参与了放射性元素的销售活动。但是这个钴是我给你的,而是以药片的形式,以B12的形式给你的,你却非常高兴地接受,这就是它存在的问题。我实际也和制药公司的高官提到过这个问题,他本人也是个核物理学家,我就对他说:哈哈,你知道你和我间有何区别?你找到合法方式销售钴元素,我也找到我的方式,用我的系统来做这个事情,然后他说你在说什么?在你的公司当中,在你的药店或机构当中,你们的B12的药片的形式销售钴元素,你们以合法的方式销售放射性的原料,你还是核物理学家。而如果我这样做,我却成了犯罪分子了。我们实际都是核物理学家,在不同层面对它研究,实际是就是取决于人们如何认识这项技术。我们都是核物理学家,都经历了不同的发展方向,人们接受你销售的放射性元素钴,而我没办法这样做。人们就会说看他销售放射性材料,这就是现实版的虚伪,就是我们能接受什么?所以很多的维生素B,如果你观察他们的形式形态的话,实际都有能量释放的组合,都是和所谓的氮有关系的,因为它需要氮作为实现辉光的成分,是允许氢气作为能量的释放。你可以观察B6,包含了一个氮,但是它个远程的和氧气的连接,和氢也有一个连接,以单价或双价的方式。它还有磷的成分,磷实际上也是有不同成分组成的放射性元素,在人体结构里存在的。为什么我们会看到在DNA结构里会发现磷元素呢?这里面也是有原因的,如果没有磷,DNA就不会处于活跃的状态。现在我们已经理解了它的结构,你需要观察它的结构,这就是我们一直说的我们没有带来任何新的技术。

(第八次翻译截止03:48:33)



KESHE:巴森先生(注:ALS治疗志愿者)请等我一下,可不可以等会打回给你,我现在在讲话当中,好的,非常感谢你,再见。(电话结束)我们会经常的电话沟通,以便及时掌控他的一些具体的情况,所以它是整个过程的一部分。整个情况是如何发生的这就是我所说的,作为我们的志愿者,我们之间保持者非常紧密的联系。如果我们的整个的治疗过程非常顺利的话,如果说在我们的过程中,我们有一段时间没有进展的话,实际上它包含两方面的内容,就是我们没有取得任何进展或者说这里面出现了一些需要我们理解的状况,这样的话我们就需要在这个地方停下来,直到我们搞懂了具体的情况之后我们再回来应对这个问题。所以他的肌肉萎缩ALS,这个病例的情况实际上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们要非常密切的来监测他的情况。每天都要看到他的相关的报告,以便能够了解他病情恢复的状况。就好像各位看到的那样,在每天的9-10点的时候我都会收到他打来的电话,做情况的汇报。如果我们回到结构当中,如果你去观察结构你就会明白,对于所有的维他命,你应该去了解这些维他命他们的组成,他们为什么会在那里,然后实际上如果你再回到它的最初的造物的这个地方的时候,你就会知道为什么这个B12会成为我们结构的一部分,为什么我们的身体需要B12,B12处于我们身体的什么位置,为什么我们需要他的高的能量,B12主要处于我们身体的两个地方,我们知道它在我们身体中的位置,我们也知道如何来应对它。我们知道如何来使用他,如何来改变状况,如何来应用它。那么你所谓的有一些情况,就是为什么会出现B12缺陷的状况。它和免疫系统会有一定关联,或者说免疫方面的疾病有一些关联,为什么会是这样呢?而且因为它的这种分裂,如果它没有办法出现这种分裂的情况的话,我想说的是免疫系统是从哪里来的呢?免疫系统实际上来自于我们的骨骼系统中的骨髓。(听不清 好像说的是来自于三个地方)。他们会到哪里呢?他们会到胸腺的地方,它(胸腺)是B12的源头或者说是B12的家。B12的家或者住所在哪呢? 就在胸腺那里,因为它就它所需要的情况来进行分裂,还需要它的一个指令,以便能够知道前往何处。科学界和医学界还不能明白它的完整的物理结构和它内部的相互关联。你只需要去观察一个事情,为什么我们的胸腺会处于他所在的位置上,它是处于我们胸部上面一个非常小的位置上,为什么会是这样呢?它实际上还控制着整个消化系统,它还控制着对免疫系统的一个营养的补给。如果没有胸腺的话,实际上你就死定了。因为这样的话你就不会有免疫系统了。因为你的B细胞和T细胞他们会在30天之内找到他们的位置,就是找到他们前往胸腺的位置,能够得到来自他的指令。然后(决定)最终前往何处。如果说你在某些地方产生了破坏、损伤,或者干扰了他的整个的(流体的)系统的话,或者说骨髓的制造。他本身是来自于人体的胃部,这样的话你就会明白胸腺为什么会处在于它目前所在的位置上。胸腺它是一个终极的控制,它是我们整个人体的“大脑”,是我们整个肉身的大脑。他们一直都在寻找我们肉体的大脑在哪儿?实际上它(大脑)就是在我们的胸腺上。因为它所处的位置,为什么他会处于目前所处的位置上呢?他实际上就在嘴和胃之间的位置上,它决定了你需要去消化什么,这样才能够完成他的工作。就好像我在网络教学最初的时候和你说的那样,你可以去观察这些腺体的位置,为什么他们会处于目前的位置上呢?胸腺控制着什么东西会进入到我们的消化系统中?而消化系统控制着淋巴,因为无论(什么东西)进入消化系统,最终都会进入淋巴系统,然后淋巴需要经过骨骼骨髓当中,他实际上就是你的T细胞和免疫系统,人体需要免疫系统来确保我们的生存。那么现在你就会明白你为什么会需要胸腺,以及为什么它会位于我们胸部的位置上面。这就是我之前所说的你需要去从整体的结构上来解释整个医学,而且要以一种新的正确的方式来解释它,



这样的话你就会明白你的甲状腺体会处于他处的位置。这些实际上不是新的发现,我所说的这些知识实际上建立在我们所知道的知识的整体的层面上观察的来的。而且是以一种正确的方式来观察。我可以告诉你B12的事情,如果你没有来自其他科学家的知识的话,如果我把B12的结构的相关知识放在互联网上,那就没有办法如此直接了当的告诉你B12到底是做什么的了。但是现在你明白了他们之间的联系,也明白了它的目的。所以实际上并不是一个完全全新的知识,实际上是建立在前人的基础之上的,由我们之前的各个时代的科学家的共同努力之上的。我们就是从这里来的,实际上我们并没有加入任何新的东西,但是我们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以一种新的方式来观察。但是你需要理解为什么会这样,你需要理解它的功能是什么,为什么你会患上前列腺癌症呢?为什么你的父亲和孩子会出现这样一些状况呢?因为他有这种前列腺的状况,然后你和你的孩子在这方面有一些联系,在这个方面男性之间有些联系,它来自哪里呢?它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呢?你会有情感方面的情况,它就会给你的肉身发出一些指令,相当于肉身的大脑,实际上就是你的胸腺发出的一些指令。胸腺他并不会去释放不同组合的场体的强度到你的前列腺上去的,所以真正发生的情况就是自然的这些细胞会出现一些固化的情况,是在不同的强度上面的,我们把他称为肿瘤了。德克可以告诉你,我们实际上已经干扰、影响了参与了一些事情。我们实际上参与了各种各样的症状,我们也参与了一个具有前列腺癌症病患的案例。他最初没有办法骑马,我们把他治好之后,他都可以去参加赛马了。因为你可以去改变这一切,你可以改变他的位置、强度,这样的话他的症状就可以消失了,这就是为什么很多的症状出现之后有人就说,这个人他身患癌症,他做了这些那些事情之后他的癌症就消失了,如果你能够理解为什么他会有这样的情况,这一切都是可能的,并不是童话。因为有些事情发生之后,他和他的心理或者精神改变了他的腺体运行的位置。所以这样就会改变他的场体强度的特性,这样的话就没有足够的固化的情况在你的肾脏上就没有了肾结石。同样的事情也会发生在前列腺,这样他的癌症就消失了。你所做的所有的事情就是去改变,实际上因为你理解了它会到哪里去,这样的话这些事情会如何发生你都非常清楚。比如说某一种草本植物能够治疗或者应对某一种疾病,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因为它携带了一种磁引力场,这种磁引力场在那个环境中是必须的。还有另外的一种对于身体的虚伪性的说法,就是说医学界他们完全没有理解这些事情,所以表现出一种虚伪性。淋巴是你的营养补给的系统,身体需要的营养是来自于你的淋巴系统,如果我们的身体接受了他所需的营养之后,这些残余物会进入到你的清污系统,所以我们的血液就是我们的清污系统。这也是为什么你会看到我们这一切的东西会进入到肝脏当中,因为这些成分是我们身体所需要的,我们身体决定了每个部分所需的。他就会根据我们身体的需要来决定将它转换成不同的物质,通过血液进入到肝脏当中,在那里储存下来,其他的这些pieces经过它之后就获取他们各自所需要的成分。这也是为什么当你看到很多人患了癌症之后,我们发现很多的癌症膨大和肝脏有关。因为我们的身体没有足够的空间储存它。因为身体就像一个储存库一样没有地方来储存了。它就是你的储存箱有时候过多,有时候过少都会出现问题。所以我们需要理解它本来结构的具体情况,而并不是给他以一种非常???的方式去理解它。现在实际上我们根据之前的科学家总结的非常详细的情况,(把这些知识)汇聚到一起,包括当今科学界所做的研究,现在我们就需要把所有这些细节以正确的方式组合到一起,就能够理解不同器官之间的关系。这样的话就能够打破医学界的禁忌,我们可以在宇宙的任何地方来处理任何疾病,即使是来自其他星球的生命的一些疾病。如果他们本身不知道如何治疗,我们就可以告诉他们疾病的情况,并能够治愈疾病。这个时候我们就成为了上帝了,因为你已经理解了这一切,



这也是我们网络教学的目的,也就是说我们教学目的是为了把这些最基础的知识传播出去。并不是仅仅制造一个反应器,也并不是仅仅制造一个太空飞船。实际上知识要向各位来展示人类如何能够在宇宙的任何情况下、任何地方都能够生存下来的一些知识。我们会把这些生存所需要的工具教给大家,还有这些交通运输的工具的知识教给大家,同时也会把制造能量的知识教给大家。你就会有了一整套的系统。我们的这项技术可以使得人类不再需要地球的支持就可以自由的生存,在宇宙中的任何星球上正常的生存。你并不需要到某一个特定的星球上获取水源,你只要制造出氢气和氧气的磁引力场团就可以获得你所需的水分,整个宇宙充满了磁场,磁场它无处不在,还有其他问题吗?
ELIYA:是的,另外一个问题。
ARMEN:你好,凯史先生晚上好。
KESHE:谁在说话?
ARMEN:我是阿门。我们是来自洛杉矶的阿门。
KESHE:你好,我希望很快就能够见到你。
ARMEN:凯史先生,我想问个问题就是关于duilliain barre的一个问题,如果你知道它的话,我把它的连接发出来了,它是一个症状。
KESHE:阿门,可不可以解释一下这个症状。
ARMEN:可以的。它实际上是一种类似像病毒的系统然后攻击了你的神经系统。
KESHE:你能在聊天的空间把它的名字打出来吗?
ELIYA:是的,我已经打出来了。在团队聊天室里我们已经打出来了。
KESHE:但是我没有看到,我里有点问题,我的整个屏幕已经被冻住了。
ELIYA:哦?是这样吗?在我们聊天的上面他已经打出来了。
KESHE:好的,没有问题。能不能把它拼写出来。
ARMEN::好的,GUILLAIAN,下一个单词就是BARRE。
KESHE:GUILLAIAN?从来没有听到这个名字。
ARMEN:它是一个免疫系统,这个系统和神经系统有一个联系,对神经系统产了影响,对神经系统的一个影响。它使得你的整个身体系统被关闭掉了。
KESHE:我要查一下,我的好朋友它就叫做google,稍等一下。现在你只需要先做两件事情就能做你想做的任何事情,一个就是GOOGLE一个就是TOMTOP。你可以做任何事情,你可以学习你想学的任何事情,另外就可以带你去你任何想去的任何地方。
ARMEN:Guilliain barre(格林-巴利综合征http://baike.baidu.com/view/763026.htm?fromId=76015)是一种外界的影响,所以是一种外界的感染。是的,是一种感染。但是这些医生都解释不了是什么情况,他们没有办法理解,他们都不能给我任何比较接近的解释,一个比较能够让我们接受的解释。同时,这个疾病也没有办法治疗的,而且它能够自愈。我的儿子在几年前就被诊断出这个疾病,你知道这个事情来的很突然,当时我记得是新年的一天(圣诞的前一天),第二天我儿子就感觉非常的虚弱,于是我们就把他送到医院去治疗,在医院住了4个多月的时间。现在他就康复了,而且是完全的康复了。我的问题就是他会不会再度的复发呢?
KESHE:哦,不是的。这要取决于他们所使用的什么东西。我想它就像是一种病毒的传染。这种情况我不太清楚,有可能我会对这种情况做研究,但是你说的情况我是不了解的。它是一种来自外部的影响造成的,并不是来自于内部的影响。所以它被称为具有传染性的病毒所造成的。我真的不太清楚。所以我知道如何来解释的话,我会告诉你。但是如果我不知道的话,我也会告诉你我不清楚。
ARMEN:谢谢KESHE先生。



KESHE:我之前从来没有听过,可能我们需要经过研究之后才能了解它。还有另外一件事情,我当时在向一些研究机构谈论这种情况,也是最近的时候。谈论到有关于肌肉萎缩这方面的情况,当时我向他们解释了我们看待肌肉萎缩的一些看法。然后他们说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些情况。他们说肌肉萎缩怎么能够和身心失调psychosomatic是有关系的。如果我们是错误的话,你可以去阅读以下我们所写的论文,然后你再去看看我们之前所发布的视频和讲座,然后再和你的会员做一个沟通和了解。在你的机构当中,实际上我相信所有人会告诉你我用的方法是正确的。昨天的时候我又和她谈论了这个事情,这个女士就离开了。说是的,你说的是正确的。那些志愿者都已经向我确认了。就是他们的生命当中确实有“双重关键点”(就是小时候有自杀的想法,在20多岁的时候也有同样自杀的想法)的这样的情况,然后他们都能够记得这些事情。我们需要理解这些情况,有时候他们会说这些影响,但是当你仔细去观察的时候,你会发现它会有不同的原因。但是你需要理解这一切,这两个关键点。你需要去理解疾病,但是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你说的情况,就没有办法告诉你有关这个疾病的任何情况。
ELIYA:还有个问题就是这些病毒的磁引力场和我们人体的磁引力场是如何相互作用的?
KESHE:非常简单的一个情况,它实际上和我们的光环所做的情况是一样的,和太阳所做的情况是一样的。也就是说只要它处于一个正确的强度的话,它就可以产生相互作用。这个情况非常类似饥饿的情况,就是一个需要和要求,如果说你的细胞他缺少什么东西的话他就会去吸收它。他就会有这样这种能力他所能吸收到它所能够承受的成分,然后它就会改变他的位置。改变它的位置之后,这些病毒就会有可能影响到它,因为这个时候就可以把它称为一种相互作用的情况发生了,因为这个时候病毒就可能影响或者干扰到它。所有这些病毒都可以和它联系在一起,因为它的位置发生了变化,或者说它的场体的强度发生了变化。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大家都会有同样的病毒,但是这些病毒却从来都不会影响到我们周围的某些人。需要的的位置,但是它会以不同的方式来影响到其他的一些人,这就是它的原因。吸收者和给予者都会需要有这样的一个进行分享的强度,当它的这种分享过程结束之后,或者说它们去给予或接受的能力是可以被使用的时候,这个时候你就可能会受到病毒的感染了。这也是我们在太空中将会遇到的问题。这些内容我们在论文中和第三本书中提及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可以看到在海洋当中,我们充满了水分。在宇宙当中,就充满了磁场的海洋,我们需要在里面穿越,因为它也是类似像海洋一样,所以它里面也就会充满了各种各样光谱的元素,或者说具有不同强度的场体的光谱,所以这些都会对我们造成影响,所以我们需要理解它,理解我们到什么地方去了。就好像我经常所说的那样,在未来我们进行太空远行的时候,这个过程中可能会牺牲很多人。一直到后来我们才能学会哪些是该做的,哪些是不该做的事情。在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初有了生命的时候,我们是如何知道不应该去食用某些植物的种子或果实,以及这些食物对我们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因为实际上有些人自己去尝试了之后,我们看到有的人因为食用之后而死去,有些人食用之后而患上疾病。这样的话我们就知道之后我们就不要再去碰这些植物了。现在我们的人类在太空中也会经历同样的过程,我们将会遇到不同的场体,会遇到不同的事物和东西。这些都是需要我们去学习的。现在我们已经成为就像几百万年前的人类,当他们开始最初的生活那样,也就是说在太空中我们会遇到我们不熟悉的情况。这就是我们所要遇到的最大的问题,我也经常和一些和我一起工作的人谈论的时候说到:在不可观察到的世界中,所存在的危险比我们在可观察到的世界存在的危险要更大更多一些。所以我们要了解意识到这些情况。有些东西我是看不到的,我之前看过一个来自NASA的节目,他们很快的把卫星和一些装置给设置好,在未来的几年当中。利用这些新的系统我们可以看到在太空中我们从来没有看到的新的东西,它们实际上一直都在那里。现在我们需要制作一些工具才能够理解这一切,如何和他们去相互交流和相互作用。或者说避免碰到他们,避免去影响到他们。因为这些东西会传播能量,而我们把这种能量称为病毒。宇宙当中就充满了这些病毒,这种微生物的病毒。这些病毒就会影响人体,使我们的身体或者精神上出现疾病,产生各种各样身体的缺陷,但是如果我们能找到一种方法和他们共处,如何能够以同样的方式去生存的话,和他们保持一个共生的情况。实际上我们可以取得更大的成就。但是进入到太空并不如学习ABC这样简单,不会像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这里有很多危险,同时也有很多需要我们学习的东西。我们只是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ELIYA:我们还有一个来自聊天室的问题,这个问题来自于Kay的问题,反应器是一个有生命的个体,它有良好的思维所引导的,或者说由操作者的善意的思维所控制的,我想知道它的这种沟通是如何来工作的?
KESHE:好的想法和坏的想法都可以。(诡异的笑)但你也知道我们也公布了有关发电机的一些情况,在19号的时候我们要公布这个情况。我们也说了在这个时候我们将会对外公布有关发电机的一些进展的情况,我昨天就和一个非常淘气的反应器较上了劲,那个是一个非常调皮的厚颜无耻的一个家伙,我当时就烦透了。因为我试了各种方式让它能够以我想让它去反应器的方式去做,但是它没有任何的反应,没有出现我所预期的反应,然后我说我已经受够你了,你爱做什么做什么吧。 然后我向它做了祝福之后我就关掉了,之后就离开了。下午的时候我又回到了实验室当中,因为我制造了新的装置需要来处理一下,然后它好像就和早上同样的情况出现了,然后我就对他说看来今天我还是没有把你给甩掉,不是嘛!在某些地方它还是在里面以它原来的状态在运行着。然后我以我的角度来观察它。我想我今天应该到实验室中做一些事情,去做一些本来我不应该做的事情。所以我就遇到了这样一个淘气的家伙。那我们可以从反应器中得到什么东西呢?是的,你可以影响你的反应器,你需要向他们祈祷,我通常都会向他们祝福、祈福,它给了我这些知识,还有他们的生命,它们是鲜活的生命,是很有活力的实体,是具有很活跃的生命力的等离子体。所以也希望某一天我们会因为之前所做的事情受到它们的宽恕。
ELIYA:好的,还有其他问题就是这些硅或人造的一些器官,或者是人造的一些东西在人体中会对我们产生什么影响呢?在我们的磁引力场当中会有什么影响呢?比如说某些人需要进行一些移植手术或者类似的这些手术,有移植的情况出现的时候,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吗?
KESHE:这个是没有任何的影响。因为他是具体的物理形态的东西,它们会制造出不同场体的环境,还有精神的场体,但实际上最终来说,它是有相当于物质和甘斯的这种关系的。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之间不会相互混合的原因。这也是为什么最初医生把它放在那里的之后,它就会一直保持它最初状态的原因。因为相当于在物质和甘斯之间是存在不同之处的。我们的人体是在甘斯的状态下运行的。比如说你搞一个金属的移植的心脏,给他提供泵送的力,它不会有影响,因为他们两个实际上是不同的东西。
ELIYA: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你是否了解一些病毒是否存在?
KESHE:当然会有这些病毒的存在了,你把它称为病毒,我把它称为能量团。
ELIYA:好的,所以它们是存在的是吧?
KESHE:当然是的。我之前也已经说过了,宇宙当中就充满了这些病毒,实际上也就是充满了能量团,同时你还要理解我对病毒的理解,还有当今科学界对病毒的理解,他们之间的区别你要明白。
ELIYA:好的,还有其他问题嘛?
KESHE:不要再提了吧,我们今天就在这里结束吧?
ELIYA:好的,非常感谢你。也非常感谢你KESHE先生,我非常期待在第二次的医疗网络教学中与你相会。
KESHE:我也是希望再次有机会有下一次的交流。同时我也希望在2月份或3月份的时候你能够来到我们这里,能够和你共事应该是一件让人非常高兴的事情。
ELIYA:非常感谢!我要代表所有的我们这次交流的参与者,还有来自保加利亚团队的成员,还有所有的网友向你表示感谢。
KESHE:非常感谢,感谢各位。
ELIYA:谢谢再见 88。

(第一次医疗教学全文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3

帖子

1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8
发表于 2014-10-1 16:13:55 | 显示全部楼层
它可以去接收或者从环境当中来为自己提供养分或能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凯史基金会 ( 浙ICP备11034248号-6  

GMT+8, 2019-10-23 00:39 , Processed in 0.089949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